•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人民幣驟跌超300點!央行終于出招穩匯率,時隔半年再動用這一工具,拐點來了?

    2021-12-10 07:47:24 來源 : 證券時報

    人民幣匯率瘋漲之際,央行終于出手穩匯率了。

    12月9日晚間,人民銀行官方發布消息稱,為加強金融機構外匯流動性管理,決定自2021年12月15日起,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7%提高到9%。

    這是央行時隔僅半年再度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也是繼11月18日官方提示匯率回調風險后,官方出實招抑制人民幣匯率過快升值。央行公布消息后,市場也領會了央行的政策意圖,截至券商中國記者發稿時,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短線跌幅擴大逾300個基點。

    自11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與美元指數之間的背離逐漸引起市場關注。并引發政策面的風險提示。11月18日,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在第八次工作會議上少見地提出“偏離程度與糾偏力量成正比”,這被市場解讀為暗含人民幣升值已偏離中樞之意。然而,人民幣匯率升勢依舊,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12月9日16:30收盤報6.3457,續創3年多來新高。

    盡管人民幣匯率近期無礙美元指數走強,上演一波堅挺升值的獨立行情,但人民幣匯率回調貶值的風險也愈發值得警惕,尤其是在明年中美貨幣政策或趨向分化的窗口期,受訪的分析人士認為,人民幣匯率易貶難升,匯率拐點正在形成。

    似曾相似的操作

    這是央行時隔僅半年再度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且上調幅度與上一次一致。此番再度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的背景也與上一輪非常相似,彼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連續數月升值,再繼續升值有可能使人民幣幣值脫離基本面。

    半年前那一輪人民幣匯率快速升值后央行“出手”的操作方法與近期官方的操作高度一致。彼時先是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召開第七次工作會議,會上強調“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隨后在5月31日,央行發布消息,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5%提高到7%。

    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與防止市場形成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對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過快升值之間有何關系?兩者之間乍一看沒有直接聯系,但實際上也有關聯。

    一位資深外匯交易員曾對券商中國記者分析,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與穩定匯率預期之間雖然沒有直接聯系,但一種符合邏輯的解釋是,由于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快速升值,變相降低企業外匯貸款的融資成本,使得一些有用匯需求的企業通過向銀行申請外匯貸款而非購匯的方式滿足自身需求。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可以鎖定金融機構外幣頭寸,減少外幣貸款的擴充壓力,抑制銀行對外匯貸款的投放,提高外匯貸款利率,進而倒逼企業更多通過購匯來滿足用匯需求,從而達到對沖人民幣升值預期、穩定匯率的目的。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抬高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相當于在外匯市場收緊了美元的流動性供給,從而可以減輕人民幣兌美元的升值壓力,有助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多因素推動人民幣匯率走強

    近期支撐人民幣匯率獨立走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11月以來,在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的預期下,美元指數快速走高,但同期人民幣走勢保持穩定,甚至略有升值,這主要緣于以下幾方面因素:

    一是在海外供應鏈產業鏈瓶頸不斷深化背景下,中國出口訂單持續增加,貿易順差和外匯收入保持在高位,有力地支撐了人民幣匯率。

    二是自去年以來,人民幣的投資和避險屬性就不斷凸顯,隨著中國金融市場開放程度加大,外資不斷增持人民幣債券和股票資產,特別是海外新型變異毒株的出現,使得市場避險情緒升溫,人民幣受到更多青睞。

    三是海外通脹高企,而我國通脹保持在較低水平,從購買力平價角度看,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人民幣。

    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還對記者表示,推動人民幣匯率逆勢走強有兩方面因素值得關注,一是近期人民幣兌美元的即期交易量顯著放大,交易情緒助推匯率走強。二是由于貿易順差走闊,同時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順差同步走高,企業結匯意愿提升導致銀行代客結匯需求走強。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人民幣匯率強勢升值的背后也有套利交易在支撐,這也是當前央行果斷出手穩匯率的重要原因。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MATT WELLER表示,由于中美利差維持高位,加之交易員看漲人民幣情緒較強,最近套息交易(Carry Trade)也持續流行,例如做多人民幣對歐元或其他一籃子貨幣,導致人民幣難以走弱。套息交易是外匯市場交易的一種,指投資者以低息貨幣借入資金,用以買入高息貨幣或高息貨幣資產,從中賺取差價。

    匯率拐點正形成

    不少分析認為,近期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幅度已偏離均衡水平。正如官方所提示的,“偏離程度與糾偏力量成正比”,人民幣匯率拐點正在形成。

    “疫情后人民幣匯率持續走強的行情可能正在接近尾聲,明年人民幣匯率易貶難升?!睆堣しQ。

    溫彬表示,短期來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持續快速升值,容易讓市場形成單邊升值預期,這對我國宏觀經濟和企業經營特別是中小型出口企業帶來不利影響,降低我國的出口競爭力。

    據張瑜解釋,當前人民幣匯率需要重點關注三方面的貶值風險:

    一是明年初新的5萬美元境內居民便利化換匯額度刷新生成,從歷史規律看,這會對人民幣匯率造成一定的季節性貶值壓力。

    二是美聯儲態度逐漸轉“鷹”,貨幣政策收緊周期將開啟,聯邦基金期貨已在定價2022年7月首次加息;同時,中美經濟增速之差在收窄,明年中美實際GDP增速差或將收窄至1989年以來最小。在歷史上三輪中美經濟、貨幣背離期,人民幣都趨向于貶值。

    三是資本流入對2022年人民幣匯率的支撐也在走弱,隨著美聯儲進入緊縮周期,中國等新興市場經濟體有資本外流、資產價格下跌的風險。

    中金公司研報預計,伴隨出口增速進一步放緩、國內貨幣政策邊際寬松和美元周期性走強,預計人民幣匯率在春節后到二季度或將承壓。但人民幣風險溢價仍將在低位震蕩,疊加外資對國債的配置需求,人民幣匯率或將小幅走弱,伴隨下半年經濟企穩回升,可能將在6.6附近窄幅震蕩。

    此外,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中國在跨境資本流動方面有何應對舉措?王有鑫認為,在人民幣匯率和跨境資本流動穩定波動背景下,無需采取額外的管理手段。但需要對異常波動和短期的市場超調保持關注,可視情況動態調整、更新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政策工具,確保市場穩定波動。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