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迷茫的地產人:被裁、討債,轉型去大廠

    2021-12-10 18:18:26 來源 : AI財經社

    (原標題:迷茫的地產人:被裁、討債,轉型去大廠)

    2021年,屬于地產行業的神話破滅,參與其中的地產從業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驚慌與迷茫。有人面臨著17年職業生涯里的第一次失業,有人身處債務漩渦,還有人逃到互聯網,卻發現不過是邁入了另一個坑。人到中年,職場半坡。逃離還是堅守?撰文 / 《財經天下》周刊作者 李逗編輯 / 董雨晴

    突如其來的失業危機

    人到中年,職場半坡,失業的危機第一次席卷而來。

    張生被裁的事情并不是一夕之間冒出來的,但他也說不準事情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不對勁。有時候,他想著可能和新來的部門領導有關,有時候又覺得和日趨緊張的績效考核有關,認真想起來,他又覺得這場危機和今年年初房地產融資環境大變有著深層聯系。

    總之,在一個尋常的工作日上午,一封公司郵件突然出現,宣告了他這段職場生涯的終結。

    張生,一位地產金融行業高管,年薪百萬,工作履歷上刷滿了大廠、金融機構的光鮮背景,是被獵頭爭搶的佼佼者。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即將迎來人生中時間最長、波折最多的漫長失業期。

    張生后來也釋懷了,“我的業績在公司排名前列,但我又老又貴,就這樣失業了?!睆埳谶@家公司做的是地產商票業務,對接的公司有世茂、遠洋、碧桂園、龍湖等大房企們,但在今年7月份,地產商們賴以融資的商票業務被徹底卡死,兌付風波四起,張生負責的業務受到了嚴重沖擊。

    “我們公司不止我一個,整個團隊的人基本都走了,房地產行業的商票業務完全做不了,只留下少量人維持運營就可以了?!睆埳钌羁痰母形蚴?,“行業變化實在太快了,以前我總覺得哪有那么快,哪怕有,傳遞到自己頭上也還早吧?,F在看來,就是這么突如其來?!?/p>

    張生開始進入一段艱難的求職期。起初,他還抱著難得能好好休息的心態。從畢業到現在,他已經連續工作了十七年,即使是跳槽換工作,也都是無縫對接,從來沒有間斷過。

    第一次面臨“失業”的張生,馬上做了四件事:盤點了一下自己的資產;聯系朋友、同行、獵頭,請大家幫忙看看機會;修改簡歷,重新審視新行情的薪酬水平、職位要求;最后,他還買了兩大包方便面和速凍水餃。

    他給自己做足了失業保障,但“失業”后的第一周,面對家人的質問,張生內心還是破了防。沒有了工作后,張生長期待在家里,微信運動步數停留在百位數。為了免除媽媽的擔憂,張生一如往常地按照以往的工作節奏進行作息,但行程不再是去公司,而是一早起床到附近公園遛彎,等到微信運動步數攢夠到3000多步,他才回家繼續刷簡歷。

    但找工作的難度,卻是他始料未及的。沒過多久,他就發現求職市場上出現了不一樣的變化。比如,“以前大家找工作流程都很快,但現在基本都是以周為答復”,再比如,“原先招聘崗位給到的工資薪酬,出現了一定下滑”。

    以往,每次跳槽都會漲薪的張生,開始認真考慮起了降薪。但張生沒想到的是,兜兜轉轉找了三個月,最終拿到的offer,卻是來自他的老家,一個三線城市。

    收到老家發來的工作offer時,他內心想著這樣的事,“回家想一方面工作,一方面做點自己的副業,因為失業對我是個警醒,就單靠穩定的工作收入,不安全感太強了?!备殴值氖?,相比以往的“事在人為”,他現在更為相信的一個說法是,“哪有人推著事情走的,只有事情推著人在走?!?/p>

    “討債路上,我們像個演員”

    張生還算是幸運的,比較來看,李桐比他慘多了。兩個月之前,做著地產商票業務的李桐,正式宣告了自己公司的破產。

    最近一段時間,李桐陷入了一段和實地地產集團的債務維權漩渦中。幾乎每一天,他都會親自奔赴到實地地產的辦公點——富力廣州總部大樓,和四五十位債權人一起,協商債務解決方案。但從7月份到現在5個月了,他們的方案依然沒有太大的進展。

    李桐,是一家投資公司的創始人。憑著多年地產商票業務的經驗積累,他在2020年10月決定單干,并在當年度一舉賺得100多萬元,但很快,房地產行業的疾風驟雨,又讓他連本帶利還了回去。

    李桐公司的投資池里,躺著價值上億元的實地、恒大商票業務。去年,這些業務曾給他帶來可觀的收益,但從今年年初開始,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隨著房地產金融強監管政策的陸續推出,實地、恒大相繼曝出債務違約,李桐的公司經營情況急轉而下。他解散了員工,只身一人開始了一段艱苦的討債之路。

    李桐自嘲,“我們評估自己跟演員一樣,別人戲演的好了,可以收個幾萬元,但面對600萬元甚至1000萬元的債權,幾萬元又能代表什么呢,但你還得表演的好了,演好了,他才會給你付,你要演不好了,一毛錢都沒有?!?/p>

    按照他的規劃,一切原本是可以朝著好的方向發展的。在金融行業工作多年的李桐,對風險不是沒有防范意識。

    “其實從去年開始到現在,恒大整體的融資環境就一直都在縮緊,我們當時卡了一個時間節點進行控倉。按照我們設想,只要在一個適當的時間退出,債務問題是不大的,所以我們在這之前一兩年內都沒有碰過恒大的商票,之所以還拿著一小部分,無非是覺得收益還不錯,況且持有額度非常小,即使賭輸了也沒關系?!?/p>

    只不過,這一次的業務垮塌程度,超過他以往的想象。真正拖垮李桐業務的,還是今年7月份來自實地的存量債務的到期,給了李桐公司“致命一擊”。

    “說實話,我們當時沒有預料到這個行業會這么慘。實地的債務原本是7月份存量到期,但當初沒有處理好,我們和他們談了半年展期,一個月支付30%,結果付了一期之后,后面就停掉了,后期支付起來就跟擠牙膏一樣特別難,到現在也并沒有支付完?!?/p>

    “大意”的豈止是李桐一人。

    2021年,沒人想到在幾聲驚雷之后,地產余暉消失得這么快。當行業的巨大變化來臨時,很多人陷入彷徨之中。最明顯的變化發生在“三道紅線”出臺后。2020年8月,央行出臺了“三道紅線”政策,對房企的資產負債率等指標進行了嚴格的限制。進入2021年,資金監管政策進一步收緊,房地產融資受到限制,加上海外債務到期時間迫近,部分房企現金流吃緊,陷入債務困局。

    一個典型的現象是,除了供應商、債券人外,不少員工們也走上了討債的道路。李桐說,“像恒大,幾乎每個員工都有拉理財業務的任務指標,每個季度和年度面臨一次考核,但現在公司肯定還不了他們理財的錢,而且也會影響到他自身的職場發展,即便說能夠找到好的,但是實際上還會被很多無形的因素綁在里面?!?/p>

    破滅的行業神話

    “上億年終獎”、“87年生人千億房企總裁”、“200萬元挖不到一個副總裁”、“承諾高層收入過億元”……曾幾何時,這些發生在地產行業的職場暴富神話,激勵著許多人前赴后繼地加入到這個行業,但在行業下行期,高薪的誘惑正在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大量員工的離職潮。

    事實上,行業的退潮不是從今年才開始上演的,下滑的跡象早已在多年前埋下。從事地產咨詢業務的安永咨詢師劉干感受最為明顯,在他的感知中,早在2019年時地產行業就已經走上了下坡路。

    劉干在中大咨詢做了多年產業地產項目的咨詢業務,更早之前,他還在奧園投融資中心,參與地產開發項目,產業小鎮等業務。隨著行業不再景氣,地產公司的效益越來越差,但加班情況卻變得越來越嚴重。

    2018年之前,地產還尚在鼎盛時期,但到了2019年,房地產這趟高速列車,突然來了一腳急剎,就連校招這塊不算核心的業務,也能明顯感覺到,已經很難吸引年輕人了。

    2019年的校招,給劉干的印象最深。那一年的招聘宣講會上,盡管前來招聘的地產公司們依然有很多,但招聘市場的溫度卻迅速降至冰點,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們被包裹在“房企活不下去了”的焦慮論調中,早期對房地產行業抱有的強烈艷羨感開始逐漸消退。

    劉干回憶道,“幾乎每一家地產公司都在反復強調,我們只是進入到白銀時代,過去十年是黃金時代,只是稍微差一點,但還是很好的。很多公司都會在宣講會上說,我們沒那么差的,還是值得加入的?!?/p>

    但即使如此,劉干發現,實際應聘的員工人數還是出現了大幅下滑,“以前地產公司都是大把招人,但到了2019年的時候,招的人非常少,很多是幾十個人到最終面了,最后實際只招一兩個人?!彼踔翍岩?,地產公司的高招聘需求其實是一種假象,“看似要招幾十個人,但到最后可能只招一個?!?/p>

    他記得很清楚,珠江投資在面試環節,有200個人參與,全部都是名校211、985碩士以上,但最終錄取的人數只有個位數。奧園參加宣講會時要招200個人,最終卻只招了2個?!坝绕涫巧婕暗缴炭?,基本上都是五六十人里挑一個?!?/p>

    對很多人而言,擠破腦袋也要進入地產行業的很大原因在于高薪誘惑。過去多年來,為了匹配房企們高速增長的需求,房企們掀開了一場激烈的人才爭奪戰。在人才招攬方面,“宇宙房企”碧桂園曾引發過轟動的討論,2013年下半年,碧桂園啟動“未來領袖計劃”,給入職博士畢業生們開出超出40萬元的年薪,2015年-2018年,碧桂園從全球招收的博士生人數分別為256位,403位,1037位,1300位。

    2016年,碧桂園正式登頂銷冠,次年年初,碧桂園總裁莫斌在中國香港的一場春茗會上透露,因前一年經營超預期,集團年底將要發放的獎金實在“太多了”,尤其江蘇等幾個區域總裁將獲得超過1億元的獎勵收益。

    地產行業的高薪,吸引著不少年輕人涌入。劉干介紹,“2019年的時候,一個商科畢業的應屆碩士生,到地產公司都是16萬元-17萬元/年起薪,這只是白菜價。而且,相比其他公司來說,地產公司內部的職業上升通道也會更好一些?!?/p>

    高薪同樣也是劉干最初加入地產公司的重要原因,但經歷了行業起伏后,劉干對高薪背后的代價也有了新的認識,“其實,乍看覺得地產行業高薪,但多數人不清楚,高薪達成的條件,也是很苛刻的,必須完成一定業績目標的情況下,才有可能拿到?!?/p>

    高薪的另一個代價是,身處其中的人們普遍要面臨著更大的危機:沒有安全感。由于政策的不確定性,企業經營的不穩定性,導致公司裁員幾率非常高。

    最新的中報數據顯示,合景泰富、富力、泰禾等房企員工人數一年大降超過30%,即使是穩健派代表的萬科,員工人數都從13萬的巔峰大幅下跌,一年內員工數量降了20%。

    少的不僅是員工人數,還有收窄的薪酬。機構統計,大部分上市房企薪酬總量增速連續收窄,2020年人均薪酬首次出現下降,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

    逃離還是堅守?

    “現在還有人加入我們嗎?”在不久前的萬科業務交流會上,郁亮自嘲道,“我們還是好自為之吧,縮表時代下,把現有員工穩定就不容易了?!?/p>

    行業下行期,要不要轉行,成為不少地產人的困惑,這不僅僅是普通員工面臨的考驗,即使是萬科前副總裁毛大慶,也不得不做起“斜桿”青年。不久之前,毛大慶剛在北京國貿開了家包子鋪,做起了包子的生意。

    但對大部分打工人來說,擺在他們面前的,不是“賣包子”還是“賣房子”的選擇題,而是現實的生存問題。行業不再高速發展后,地產人又該何去何從?

    獵聘網統計數據顯示,上半年房地產相關行業求職者數量居各行業之首,人員占比高達14.73%,但新增職位數不增反降,人才需求度明顯下降,這意味著相當比例的地產失業人員只能轉行就業。

    2021年,楊志順利進入到碧桂園北方地區工程部門。吸引楊志進入地產行業的主要原因也離不開高薪誘惑,“畢竟建筑土木行業也就地產薪資高一些了”。但沒多過久,他又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地產行業。

    “累,碧桂園高強度的工作節奏真的不是危言聳聽,雖然薪資確實挺高的,不過代價就是沒有個人生活以及壓力爆表?!睏钪菊f道,“工程部門的節奏基本是007,很多同事除了睡覺吃飯基本上都是工作,日常也都是住工地?!?/p>

    加入碧桂園后,楊志每天和各種圖紙打交道,但由于碧桂園的標準化流程十分成熟,對專業的壁壘差距要求并不高,同事們的專業背景性差異并不大。

    “感覺在碧桂園干久了,就跟一個篩子一樣,慢慢篩出來最適應碧桂園工作節奏的那些人了?!痹诒坦饒@工作的5個月時間里,楊志所在部門里有近一半的同事調動了崗位。有人離開,有人加入,還有新加入的同事離職,周圍的同事早已習以為常,但楊志還是覺得這種變動程度太夸張了。

    “其實真正進入之后也會慢慢適應,但這種麻木的狀態挺恐怖的?!睕]多久,楊志跟公司提出了離職,他去了一家央企的數據中心,從事研發管理工作。楊志的生活狀態得到了很大改觀,對于新生活他十分滿意,“我新工作還不錯,每天下了班都能干自己想做的事,有自己的時間了,而且休息日基本上都沒有工作打擾?!?/p>

    趙新同樣也是選擇離開的那波人之一。早期做地產商務策劃的他,早在兩年前就跳槽到百度工作,并在今年順利跳槽到了字節跳動??梢哉f,他是地產人轉型進入互聯網行業的典型案例。

    而地產公司普遍存在的管理效率低下,如“開不完的會,走不完的流程,做不完的PPT,發不完的朋友圈廣告,做不完的周末暖場”,在趙新加入互聯網大廠的第一天,也跟著隨之消失了。

    “整體來看,互聯網大廠內部的工作效率肯定是優于其他房企,雖然開會也很多,但大多會實事求是地針對問題展開討論。工作強度上來說,也不像外面傳的那么妖魔化,有的部門確實很卷,有的也沒那么嚴重?!?/p>

    不過,即使跳槽到大廠也并不意味著一勞永逸。動蕩不安,也逐漸蔓延到各個互聯網大廠中。趙新發現,今年開始,互聯網大廠紛紛陷入輿論質疑,行業逐步走下坡路,“員工被裁的機率高了很多,大家都身處在一個巨大的不確定中?!?/p>

    焦慮的不僅是人,身處浪潮中的房企們,也在試圖打破行業增長瓶頸,努力謀求更多生存空間。譬如,合生創展也成立了一個名為“優選好生活”的互聯網平臺,將房屋、新能源車、金融保險等多個業務線,通通整合到一個大平臺開展。知情人士分析稱,“應該是對標房車寶,或者是想做一個貝殼?!?/p>

    另有一些房企,通過加大數字化探索的方式,提升效率。一些龍頭房企如萬科、龍湖等紛紛加強了數字化團隊的建設,從互聯網大廠高薪挖掘技術人才,另有一些房企選擇和第三方數據管理平臺合作,如碧桂園服務、越秀中國引入釘釘等。

    不安感蔓延行業上下的時候,焦慮浸透到行業里的每一個參與者。上至房企高管、金融機構、供應商,下至基層員工,無一不是時代沉浮中飄搖的個體。過往多年里,從業人員長期抱有著行業樂觀情緒,卻在今年的震蕩期中逐漸消散,一種群體性的悲觀情緒席卷而來。

    但是,作為事關民生和經濟、影響投資和消費的重要產業,房地產行業依然有著難以替代的經濟地位。5天之前,中央政治局會議更是提出,促進房地產行業平穩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

    目前來看,盡管行業薪資待遇短期有所波動,但和其他行業相比,房地產依然具有較高的薪酬競爭力。在關鍵崗位上,房地產、金融、互聯網同屬三大高薪行業的格局仍然暫未改變。而伴隨著這輪調控新規,那些盲目擴張的房企債務風險也將被加速出清,隱藏于房地產行業的風險將被進一步化解。

    破而后立,當房地產行業從“金融比拼”走向“產品比拼”時代,地產人也將更好的迎來屬于他們的下半場,在那之前,不認命就是地產人最后的倔強。

    (注:除劉干外,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