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A股“定增潮”新能源成主角,“定增過度”隱憂浮出水面

    2021-12-11 13:47:56 來源 : 證券市場紅周刊

    紅周刊 | 曹井雪

    新能源公司成年內定增主角,但過度定增或引發產能過剩,同時募資買理財也需警惕。

    12月10日,伊利股份120.41億元定增落地,完成A股消費品行業史上最大定增。創造紀錄的還不止伊利,此前寧德時代提出582億元定增計劃,不僅是新能源行業之最,也在民企定增預案計劃募資中居首,最終定為450億元。

    據記者統計,截至12月9日收盤,年內已有98家主業為新能源的上市公司發布定增預案,超過以往年份。其中,特別是寧德時代、多氟多、明陽智能等公司,都是在剛完成去年定增的情況下,今年馬不停蹄又開始了新一輪定增。

    雖然新能源定增擴產順應當前行業景氣周期,但同時也潛藏一定風險,表面看反映了行業內公司趁熱打鐵的擴產需求,背后卻存在過度定增和產能過剩擔憂。面對定增募資掘金新能源勢頭愈演愈烈,11月中旬,工信部發布《鋰離子電池行業規范條件(2021年本)》(征求意見稿),引導企業減少單純擴大產能的制造項目,加強技術創新、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生產成本。

    新能源定增預案創歷史之最

    高位定增或承受估值壓力

    今年定增市場延續去年熱度,其中,新能源賽道火熱程度空前。據記者統計,包括新能源車和光伏概念股在內的241家上市公司中,98家公司年內發布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數量占比40%。對比看年內,合計發布定增預案的公司占全部A股公司的比重僅為8.8%。

    從預案披露的募集金額可見,新能源公司或許急需資金補血,其中幾十億、幾百億的定增預案層出不窮。例如寧德時代最初提出定增計劃為582億元,在11月15日縮減后定為450億元,是年內迄今定增計劃金額之最。同月,隔膜龍頭恩捷股份推出了128億元的定增預案,多氟多發布的定增預案金額為55億元。

    新能源及智能網聯汽車獨立研究員曹廣平認為定增非常必要,尤其是對后端車企而言:“純電動車企大部分還在賠錢。宏光MINI等低端電動微車,只有很少的一點盈利,也是來源于用極低的銷售價格擴大銷量從而均攤電池成本,最終賺取新能源積分的一點利潤。因此基本上大部分新能源車企是‘在冬天等春天’,長期的巨大投資是不可避免的,肯定需要定增甚至是持續的增發?!?/p>

    12月,新能源產業鏈的定增預案依舊紛至沓來,汽車零部件公司萬安科技,擬建設汽車底盤輕量化項目開拓下游新能源車生產廠商客戶,擬定增募資3.88億元;鋁業公司鑫鉑股份也瞄準了新能源光伏項目發力定增,擬募資7.8億元;一汽富維發布預案,擬定增募資6.35億元。

    不過,不同于多數上市公司定增時恰逢股價不高,一汽富維定增時恰逢股價高位。定增預案公告當天,公司收盤價達到15.16元,直逼此前15.94元的歷史高點。預案發布后的兩個交易日12月3日和12月6日,公司股價接連創下歷史新高,股價最高達到17.5元。但是,該股在12月6日創下新高后開始快速下跌,截至12月9日收盤,股價已經下跌約22%。

    近期,新能源產業鏈整體高位回調,截至12月9日收盤,龍頭寧德時代也較12月3日最高點回調將近8%。對此,九泰基金定增投資中心總經理劉開運表示:“高估值風險是定增過程中常面臨的風險,部分公司處于熱門行業,行業景氣度較高,公司估值也處于高位,公司擇機在高位發行定增進行融資,若未來公司表現不能持續超出市場預期,公司可能面臨很大的估值調整壓力?!?/p>

    鼎薩投資副總經理岳永明強調:“好的定增項目折價空間非常小,折價率甚至會在90%以上,再加上相關公司本身股價較高,套利空間注定不會太大。而一般的定增投資項目可能相對便宜,但是在6個月鎖定期要求下,持有時間越長面臨的風險也就越大?!?/p>

    新能源企業連續定增擴產

    “定增過度”隱憂浮出水面

    除估值因素外,新能源企業產能是否存在過剩風險同樣引起投資者擔憂,尤其是寧德時代數百億定增計劃。對此公司回應,若其2025年維持30%的全球市占率,需要的動力電池產能為455GWh,需準備的產能布局約為520GWh,產能缺口約為280GWh。

    對此,浙商證券在研報中表示:“產能階段性過剩是促進新能源車降本從而提高滲透率的必由之路,寧德時代隨著新項目進一步投產,未來兩年規劃產能有望連續實現翻番,在2025年合資和全資產能合計達到約700GWh,用絕對產能優勢爭奪市場份額?!?/p>

    但也有投資者表示擔憂,公司股吧中有投資者直言:“寧德時代定增會引起連鎖反應,其他都會效仿其獅子大開口,無限制的擴大規模,到時惡性循環,產能過剩,落得一地雞毛?!睙o獨有偶,《紅周刊》此前刊發的文章中也提出過質疑:“全球動力電池已公開的總產能規劃預計在1712GWh,已遠超1151GWh的所謂產能缺口?!?/p>

    實際上,下游需求端也有諸多問題暴露,鋰電池等企業擴產仍需謹慎考慮。曹廣平向記者闡釋:“一方面電池技術遲遲得不到根本性突破,在5~10年內全固態等新的動力電池量產成熟還非常困難,存在技術、工藝、成本等諸多難題,缺乏實車驗證。二是電動汽車快速滲透,反而形成電池原材料資源匱乏,所需的鈷、鎳、鋰、電解液、隔膜等價格大幅上漲已成定局,并且電動汽車銷量越大,這部分資源越稀缺且成本越高。三是純電動汽車電池的反應機理是放電電流越大,電池內可用的電量越少且越損害電池壽命,所以純電動是技術路線,目前受大車型和高速工況的限制較大?!?/p>

    也有些新能源上市公司連續兩年發出定增預案,不禁引發投資者對于其過度融資的擔憂。9月30日,寧德時代收到了深交關于公司是否過度融資的問詢函。實際上,去年公司剛剛完成了一筆金額高達197億元的定增。雖然11月15日發布的定增修改方案,將募集資金總額定在了450億元。即便如此,如果修改后的方案通過,寧德時代近兩年定增募資也將達到647億元。

    除去鋰電池龍頭外,風電龍頭之一,明陽智能也連續第二年發布定增預案。去年的定增預案在當年11月完成,合計募集金額58.03億元。今年4月30日,公司再次發布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時隔不足半年,定增金額預計最高不超過20億元。

    今年以來,作為以風力發電為主的新能源高端裝備類公司,受“碳中和”政策影響,明陽智能也迎來了發展的風口。在6月初至11月初,公司股價漲幅一度接近140%。不過近一個月時間,該股呈現高位回落,區間最大回撤接近20%。

    此外,11月25日剛剛發布定增預案的多氟多,去年也同樣發布了定增預案,定增金額11.5億元,而這起定增6月才剛剛完成。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中期之前,公司2018年的定增尚未收尾,根據公司今年發布的2018年定增延期審查意見,在2018年7.05億元的定增中,去年末還有2億元閑置資金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公司接二連三的定增背后,真實的資金缺口有多大引發質疑。

    11月中旬,工信部的相關新政征求意見稿,意在糾偏鋰離子電池行業的無序競爭。而相關企業加速的定增步伐,與政策的引導方向似乎背道而馳。

    新能源公司定增“暗藏玄機”

    陽光電源近7成定增金額買理財

    多氟多定增或許只是冰山一角,由于身處熱門新能源賽道募資相對容易,部分上市公司沒有迫切的資金需求,也會先著手定增,從而出現了定增后資金閑置購買理財的情況。

    光伏逆變器龍頭陽光電源就是一例。根據9月底公布的具體定增情況,公司為投入年產100GW新能源發電裝備制造基地、補充流動資金等4類項目所募集的資金總額為36.38億元,10月中旬進行了新股登記確認。

    但是,公司定增資金并未全部用于募投項目中,而是將部分資金用作購買理財產品。公司10月21日發布購買理財的相關公告,稱公司將使用額度不超過25億元限制資金購買理財產品,并表示在上述額度內,資金可以滾動使用。根據募集金額計算,有接近7成的定增募資都可用來購買理財。

    在相關公告中,公司解釋,由于募投項目需要逐步實施,預計階段性閑置資金較多。投資的目的是為提高公司資金使用效率,合理利用閑置募集資金,增加公司收益,為公司及股東謀取較好的投資回報。

    對此,康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王萌表示:“用閑置募集資金購買理財產品是在法律允許范圍內的,只能購買風險較小保本類產品?!彪m然沒有越過法律紅線,但也從某種程度上說明公司定增金額或許設置不合理超過實際需求。

    此外,公司定增的一大目的是補充流動資金,用于這一項目的金額為8166.52萬元,這是幾經修改后的結果,最初公司計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項目的金額高達6億元。但是從公司可支配資金情況看,其似乎并不缺錢。根據三季報,公司貨幣資金約為67.84億元,遠大于募集資金。此外,公司交易性金融資產達到15.36億元。對此,王萌表示:“從監管角度,上市公司用自有資金進行權益投資或債券等交易性金融資產投資,雖然沒有被禁止,但是也并不鼓勵?!?/p>

    雖然公司定增必要性存疑,但新能源的光環加持還是讓投資者蜂擁而來。公司最終確認的定增發行對象只有18家機構,但是在8月31日向深交所報送發行方案時,確定的符合發送認購邀請書相關條件的投資者達147名。

    但熱門公司的定增并非穩賺不賠,某不愿具名的投資人告訴記者:“許多新能源公司賬面上大幾十億的錢‘趴著’,卻還是要定增。募集來的錢用來買理財,而實體的募投項目進度卻很慢。投資者也是考慮投資回報比的,新能源定增的價格普遍較貴,如果大部分募集資金都用在保本理財等投資效率較低的項目,收益可能不及投資者預期?!?/p>

    陽光電源的定增價格實際也不低,根據定增報告書,公司將2021年9月13日定為發行基準日,發行價格不低于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股價均價的80%,即115.7元/股。不過公司最終確定的價格為128元/股,相當于均價的144.625元/股的88.5%。截至12月9日公司收盤價為148.03元/股,目前來前浮盈有限。

    公募參與新能源定增僧多粥少

    一級半市場需加強監管回歸初心

    從參與者角度看,今年以公募為代表的機構投資者在新能源賽道展開激烈角逐。在陽光電源最終確定的發行對象中,包括財通和諾德2家公募,獲配金額分別為2.94億元和1.23億元。而在公司向深交所報送發行方案時,符合發送認購邀請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的數量達到32家。依據此計算,公募成功獲配比率只有6.25%。

    再例如正極前驅體龍頭中偉股份獲配名單中,有更多公募基金的身影,包括財通、東方阿爾法、中歐、諾德、農銀匯理、易方達、景順長城。

    特別是,該股定增得到明星基金經理青睞,趙詣管理的農銀匯理新能源主題參與金額1.5億元,而今年三季度末,該基金已經成為該股第一大流通股東。本次發行價格定在了138.8元/股,按照其12月9日171.85元/股的收盤價,定增資金已經斬獲23.81%浮盈。

    對于機構踴躍參與的原因,深圳優美利投資CEO賀然表示:“今年以來的定增市場,新能源定增項目不僅豐富,而且也是今年定增獲利翻倍最多的行業,其中有20家公司股價突破定增價格1倍以上,這也是業績和估值戴維斯雙擊表現最明顯的熱門賽道?!钡?,參與后收獲戴維斯雙擊的幸運并非降落每家公司頭上,也有部分項目迄今的價差效應不明顯,尚停留在個位數收益。

    其實,對參與者而言,定增最初是規避風險的一種方式。劉開運介紹:“定向增發的機會更多來自于行業與公司自身的投資價值本身,少量一部分來自于定增發行折價可能帶來的收益補償。由于定增投資必須至少持有半年的時間,能否獲得投資收益一方面取決于市場走勢,另外一方面取決于公司所在行業的發展與公司本身的競爭能力?!?/p>

    賀然認為:“市場震蕩下,定增市場由于市場定價效率的降低,套利機會會逐漸增多。而市場定價效率低,是由于定增市場的流動性比公開市場的強流動性差,從而創造超額收益的機會也會增多?!?/p>

    但針對新能源定增折射出的種種問題,中國政法大學資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劉紀鵬表示:“資本市場上最重要的是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定增往往伴隨著企業經營周期中利好消息頻出,這有利于大股東通過零和游戲進行減持,損害中小股東利益。鎖定時間縮短就會加大投機性,所以應該盡量延長定增鎖定期來堵住這一漏洞?!?/p>

    (本文已刊發于12月11日《紅周刊》,文中提及個股僅為舉例分析,不做買賣建議。)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救救大眾 2021-12-11 12:19:33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