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樊綱:近期宏觀經濟走勢確實不樂觀,主要有三大原因

    2021-12-12 12:19:13 來源 : 經濟觀察報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靖恒“近期的宏觀經濟走勢確實不樂觀,下行壓力比較大?!?2月11日,著名經濟學家、中國改革研究基金會理事長、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樊綱在福建省福州市舉辦的第九屆中國企業家發展年會上發表的“中國宏觀經濟與企業營商環境”演講報告中如此表示。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18.3%,第二季度增長7.9%,第三季度增長4.9%。前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9.8%,兩年平均增長5.2%。其中,在消費方面,前三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16.4%,兩年平均增長3.9%;投資方面,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7.3%,兩年平均增長3.8%;在出口方面,前三季度貨物出口同比增長22.7%。(兩年平均增長是指:因為2020年受疫情影響,經濟受到較大沖擊,導致基數比較低。為消除同比基數的影響,以2019年相應同期數為基數,采用幾何平均方法計算出兩年平均增速,可以更好地反映經濟發展的延續性和可比較性。)

    12月8日至10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白蛱鞆恼墓珗笊弦部梢钥吹?,政府一定會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拖住經濟,不讓經濟再繼續下滑,這一點非常的重要?!狈V表示。

    樊綱還在演講中介紹了國民經濟研究所和中企會企業家俱樂部合作編著的《中國分省企業經營環境指數2020年報告》。樊綱介紹,他們的研究報告顯示,近幾年總體來說國內企業經營環境有所改善。

    在演講報告中,樊綱還就宏觀經濟形勢、增長放緩原因、目前面臨的風險等問題發表了觀點,以下是記者對演講內容的整理:

    問題一:目前宏觀經濟形勢如何?

    樊綱:近期的宏觀經濟走勢確實不樂觀,下行壓力比較大。昨天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說“需求萎縮,供給沖擊、預期不穩”。三季度GDP增長只有4.9,低于5?,F在人們預期四季度比這個還會要低。為什么低呢?還是因為國內市場不振。

    國內的投資按兩年平均增速算只有3.8%的增長速度。這個其實還可以理解,因為投資從來是比較波動的。但是比較令人受震動的數字是什么呢?消費需求兩年平均下來只有3.9%的增長。當然,我們服務類消費受疫情影響確實比較低迷。但是,歷來這個數字沒有降那么低,從來是7%到9%這個水平,而且現在到了3.9%。

    情況比較好的當然是出口。這個具有諷刺意味,因為總是說中美脫鉤,結果現在美國對我們的需求比任何時候都大,我們對它的貿易順差比任何時候都大。所謂三駕馬車,其實還真就是出口需求拉動著我們的經濟增長。從這個角度看,全球化不會終結。疫情的這個表現恰恰說明了我們需要全球化,世界各個地方出現問題的時候,如果有些地方還可以繼續生產,那么整個國際市場的需求還能有保障,還能有供給的支撐。

    現在,通貨膨脹也成了問題,有些地方、有些國家面臨通貨膨脹。昨天的數字顯示美國上個月的通貨膨脹率是同比7%,原來預期百分之6,結果是7%,應該說是近些年來歷史最高了。原因是什么?原因是供給側,包括從中國運去的東西在港口擁堵。全球供應鏈以及美國的生產供不上。發了那么多工資,發了那么多錢,發了那么多債,結果都轉化成需求,那這個需求沒有供給的支撐,就導致了現在的通貨膨脹。

    對于我們來講,消費品通貨膨脹當然現在還是比較低的,但是我們也面臨著上游產品的生產者價格指數高企。煤炭價格現在下來了,鋼材的價格現在也下來了,但是一系列的大宗商品價格仍然高漲,仍然處在高位。那今后怎么消化呢?在哪個環節上,或者在每一個環節上能不能消化掉一部分成本?

    問題二:增長放緩的原因是什么?

    樊綱:主要有三大原因。第一當然就是疫情,這個現在仍然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比如新冠病毒的變異會產生什么后果、世界的防疫會有什么變化等等。

    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們曾經有一段停電,因為控制能源消耗結果導致了拉閘限電。但是應該說是兩方面的原因,第一方面的原因和過去我們的體制有關,煤和電的價格不能聯動,煤漲價,電不能漲價,結果導致發電廠不愿意發電,三臺機組說兩臺機組要大修。它多發電就多虧損,所以它就少發電,這是一個體制問題。

    第二方面是政策問題,也就是關于低碳和控制能源消耗。能源消耗的總量控制是我們十四五規劃當中少有的幾個強制性指令性指標。這個指標過去我們也控制了,但是相對來說沒有那么嚴格。以前一般到了第四季度或者年底的時候,有的地方會出現拉閘限電的情況,浙江去年就有這個情況。

    今年為什么三季度就來做這個事呢?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的制造業因為出口的增長確實耗電多了點。另一方面,我們今年有關部門加大了監管這個指標的力度。為什么加大了力度?因為去年年底我們中國領導人向世界承諾了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

    這個碳目標是巴黎協議的一個結果,這個結果就是各國自主決定減排的貢獻。自主決定就說明這是你們自己的事了,這就變成了國內政治。以前都是國際政治,我們要求發展權,要求不同的國家之間要有共同的、但是有區別的責任,這是國際政治問題?,F在它已經是國內政治問題了,你就可以看到各個部門加大對這個指標的管控。我們沒有直接的碳的指標,但是有能源指標。昨天公布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有一句話大家可以注意到:“盡快把能源的雙控指標轉變成為碳的雙控指標?!?/p>

    第三大因素就是房地產。房地產的事情確實引起了市場的很大的震動,而且使得大家的投資信心以及市場的走勢產生了很多的不確定性,導致了房地產投資在很多地方都有比較大的下滑。

    我同意央行說的:“房地產市場沒有系統性風險”。系統性風險說的是普遍性的風險。如果我們現在房地產普遍是過熱,普遍的價格高漲,普遍的有很多的投機性的東西,那這時候就面臨著泡沫破裂的風險,整個金融體制會受到沖擊,這會是一個大的經濟的波動。但是大家想一想,我們其實沒有這樣的情況,我們從12年開始,再往后說點14年就開始限購,然后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打壓房地產的泡沫,擠房地產的泡沫。這個調整實際上是逐步在實現,而不是泡沫一個勁地往上拱,像當年美國和日本的房地產市場,那時候才有系統性的風險,才會一旦破了整個崩盤,我們應該說沒有這個系統性風險。

    但是我們有其他兩種風險,一種叫做結構性風險,大城市和小城市,也就是現在人口流入城市和人口流出城市的關系。房地產市場的兩極分化,導致了一些中小的、人口流出的城市房地產庫存積壓。我們15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時候,說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說的那個庫存不是工業企業的庫存,而是房地產的庫存。那時候的問題就已經暴露出來了,現在這個問題繼續在。

    這會導致什么情況呢?如果有一個房地產公司,一個集團性的公司,他在全國各地都有項目,然后有項目在這些人口流出的城市里,房子蓋完了賣不出去,就使得它的現金流發生問題,那就可能導致崩盤的情況。這個事情還繼續在發生,你仔細看看現在這些爆雷的事情,背后都有一些結構性風險。

    還有一種就是企業性風險,這是比較獨特的。有些企業賣房子掙了幾個錢就以為自己在哪兒都可以賺錢,對市場缺乏敬畏之心。而且不是一兩個企業,在房地產之外,還有一些企業也是會出現這種情況的。結果過高的杠桿率和負債率,就導致了公司出問題,然后就出現上游下游供應鏈以及資金鏈的破裂。

    問題三:如何應對目前的風險?

    樊綱:像這些風險確實應該及時地加以處理,在處理過程當中不可避免地會對整個宏觀經濟造成一些沖擊。昨天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報告里面,一方面是講資本不要野蠻生長,另一方面講到了對房地產市場因城施策。為什么呢?因為有的城市現在的價格還要漲,因為他們房子還不夠,有的城市房子賣不出去。

    當然了,這個會議的報告里邊還說要控制各種政策出臺,特別是有收縮效應的政策的出臺時間。過去我們出現過這種情況,各個部門都出臺有著收縮效應的政策,同時疊加在一塊,結果就引發了某種共振。三季度就是典型的情況,各種因素加在一塊,比如教育輔導、反壟斷等等。而且共同富裕也引起了很多誤解。昨天這個會議報告里面對共同富裕又有了新的說法和回答。共同富裕要使各種所有制的企業競相發展,這是昨天晚上的新的詞兒:“各種所有制企業競相發展”。

    我個人對共同富裕的看法是這樣的,最重要的是一次分配,是先富帶后富,是創造就業是產品創造力,然后有適當的二次分配、社會保障等。我不建議在講共同富裕的時候,過分強調三次分配,三次分配只是一個補充,也就是慈善。企業家最重要的社會責任是創造就業,把企業做好,不虧損、不倒閉、不爆雷、不跑路,這是最大的社會責任。你做好了這個,先富帶能帶動后富,使更多的人能夠獲得就業,獲得更好的收入。

    昨天從政府的公報上也可以看到,政府一定會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拖住經濟,不讓經濟再繼續下滑,這一點非常的重要。相信明年的財政政策的力度會逐步加大,今年的財政情況非常好,今年有了1.8萬億的未支出財政收入,也就是說還沒有按照計劃支出的,這都可以轉到明年去。今年的赤字率實際上比以前還低,那么就為明年的經濟刺激政策留下了更大的空間。我個人相對樂觀一點,明年的一季度或者二季度也許會出現拐點。拐點就是說今年四季度可能還會向下一點,但是明年的一季度或二季度,我們能夠回到接近或者符合潛在增長率的發展水平。

    問題四:目前營商環境發生了什么改變?

    樊綱:我們北京的國民經濟研究所和中企會做了一個多年的合作研究,出版了《中國分省企業經營環境指數》,2020年的報告我們已經出來了。我們2006年就做過,2006、2008、2010我們都做過,后來中間斷了一段。通過我們各方面的努力吧,包括我們企業家,包括我們各種商會,也包括我們學界的共同參與,應該說這些年企業經營環境還是有所改善。我們接下去還要繼續做,繼續跟蹤各地企業經營環境的變化趨勢。

    2020年的企業經營環境報告,由8個方面的指標來加以反映。這8個指數分別是:1.政策的公開、公平、公正;2.行政干預和政府廉潔效率;3.企業經營的法制環境;4.企業的稅費負擔;5.金融服務和融資成本;6.人力資源供應;7.基礎設施條件;8.市場環境和中介服務。每個方面都有一些分值,通過1到5的評分,最高分是5,最低分是1,這樣來給出一個數量的指標。

    總的來看,近年來我國的企業經營環境發生了積極的變化,2019年全國總指數評分是3.63,比2016年有小幅度的提高,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有26個總指數評分有所提高。

    營商環境在最近幾年改善比較明顯的方面是金融服務和融資成本。在疫情期間,應該說我們還是使得企業的融資環境得到一定改善,加上資本市場的也有一些發展。另外,在人力資源供應、行政干預和政府廉潔效率以及市場環境和中介服務三個方面也有所改善。這些改善都是提高了0.15以上,這對一個年度的指數來講,已經是不小的改進了。

    那么也有下降的方面,企業的稅費負擔是有所惡化的,政策的公開、公平、公正方面也是?,F在對企業來講,很多政策不是說有沒有的問題,或者執行力度大小的問題,而在于不透明不公開。有時候你不知道他要在哪個方面來監管,不知道哪個方面政府更重視,你甚至不知道哪個部門要管哪個事情。這個問題最近比較突出的是互聯網,也就是我們的新經濟部門。新經濟部分確實也比較難管,全世界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扎克伯格他也受到美國的監管部門反復地拷問。

    另外,企業經營的法制環境和基礎設施條件方面的評分沒有改善。按說基礎設施條件方面,中國總的來講還是比較好的,但是有的地方倒感覺有小幅下降,這個是需要認真分析的。

    從各地區的排名來講,2019年的指數里,前10位的分別是上海、江蘇、廣東、福建、浙江、重慶、山東、湖北、北京、江西。那么排名較低的省份主要都是西部一些省份。

    我們今天在福建,就專門把福建的數據調出來看一看。我們看到福建這幾年是有的比較明顯的改進,2010年排位第9,2012年排位12,2016年排位6,2019年的時候排第4。說明我們的福建省的經營環境是有所改善的。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李靖恒經濟觀察報記者

    深圳采訪部記者關注科技領域,包括新能源、半導體、電子通信等科技制造企業。郵箱聯系:lijingheng@eeo.com.cn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救救大眾 2021-12-11 12:19:33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