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IPO項目業績頻變臉國元證券被質疑 投行人士爭議中介機構“看門人”邊界

    2021-12-12 15:18:54 來源 : 21世紀經濟報道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王媛媛 上海報道

    因保薦上市項目屢屢出現上市后當年業績下滑,國元證券最近受到輿論關注。

    媒體報道稱,2020年國元證券共保薦A股上市公司9家,其中有5家公司在當年出現業績下滑;近三年,國元證券共保薦12家公司進行A股IPO上市,有7家在當年出現業績下滑。

    隨著公司業績下滑的,是IPO之前入股的股東在高位套現。這其中,不乏國元證券控股股東安徽國元金控集團,其另外單獨成立的投資子公司,在國元證券保薦的上市項目中大肆獲利。

    上述操作被媒體質疑為有隱晦的利益鏈條。

    注冊制背景下,監管層不斷強調需壓實資本市場證券中介機構“看門人”責任,那么國元證券上述操作是否存在問題?業界人士如何看待此類問題?

    保薦項目質量被質疑,國元曾因“未勤勉盡責”領罰單

    根據Wind數據,2020年,國元證券作為主承銷商輔導在主板、創業板、科創板上市的項目包括:龍磁科技、科威爾、華業香料、同慶樓、國盾量子、巴比食品、通源環境、思進智能、晨光新材。

    截至12月10日收盤,上述9家公司中,有4家公司的股價較初始上市期間的股價相比,出現較大回撤,表明資本市場對其基本面可能并不看好,這4家公司分別是:華業香料、同慶樓、國盾量子、通源環境。

    其中,華業香料、國盾量子、通源環境這三家公司,截止目前還沒有獲得二級市場的券商分析師覆蓋推薦過。

    尤其是華業香料,曾經在上市過程中就曾讓國元證券的保薦人接過罰單。

    2017年4月,安徽證監局曾對華業香料兩名保薦代表人出具過警示函,原因是對發行人關聯交易情況的盡職調查不到位,未能充分履行勤勉盡責義務。

    這家主營香料業務的化工企業,主要市場在于向化妝品輸送原材料。公司最早在2016年就向證監會遞交了上市申報稿,保薦機構是國元證券。彼時,這家公司還因生產過程中的廢氣散發出刺鼻的味道,影響當地居民正常生活達數年,被當地居民聯合舉報過。

    公司在第一版招股說明書中也提及過可能會面臨環保政策風險,即,公司合成香料生產過程涉及化學反應,會產生一定的廢水、廢氣、固體廢物等污染性排放物和噪聲。隨著國家對環保的要求日益嚴格以及社會對環境保護意識的不斷增強,國家及地方政府可能在將來頒布新的法律法規,提高環保標準,增加環境污染治理成本,從而導致公司生產經營成本提高,影響收益水平。

    隨后便是2017年公司上市過程中的兩位投行保薦人被安徽證監局出示警示函。

    2019年,華業香料又重新遞交了上市申請稿,并最終在2020年上市。

    在這一版招股說明書中,公司在解釋2019年度營業收入較2018年度大幅下降、甚至大于同行時,亦稱主要是公司根據國家環保政策和相關文件要求進行生產設備改造,停產時間較長。

    自上市后,華業香料的分季度歸母凈利潤增速連續下滑,且降幅不斷擴大,其股價亦從上市時候的最高76.69元/股,下跌到近期最低23.46元/股,大打折扣。

    另據上海證券報稱,近10年來,在國元證券保薦的IPO項目中,甚至還有一些上市后連續三年業績滑坡的案例,如2016年上市的黃山膠囊、2014年上市的應流股份、2012年上市的明星電纜等。

    此外,部分由國元證券保薦的上市公司還因主業不振而最終選擇賣殼,如2011年上市的順榮股份,上市后連續三年業績下滑,后讓殼變身三七互娛。類似還有江蘇三友讓殼于美年健康,新海股份賣殼給韻達股份,鼎泰新材賣殼給順豐控股……

    上述案例均反映了,國元證券歷史上、以及到現在,保薦的不少上市項目,其公司本身的基本面和質量都算不上好。

    有投行人士認為,在新的資本市場發展背景下,上述國元證券的現象或不會罕見。

    “在注冊制背景下,中介機構也好,監管層也好,都是會重信披、輕審核,券商要做的重點,是保證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符合規則、符合上市條件。業績,就要交給發行人;股價,就交給市場?!蹦橙掏缎腥耸糠Q。

    “目前來看,券商中介對上市項目的質量把控還是要承擔一定責任,但是整個大趨勢是,券商中介的職責從甄別項目質地,逐步向更加嚴格全面、深入精準的信披方向傾斜?!痹撁缎腥耸糠Q。

    其表示,此前市場會將券商中介與項目好壞直接掛鉤,上市公司質量不好,大家就會自然而然認為是券商中介沒盡責;但注冊制大背景下,券商中介對項目承擔的責任邊界會越來越清晰,不能簡單地將項目好壞與投行是否盡責掛鉤。

    大股東從IPO項目中獲利?券商跟投限制或逐漸放開

    在國元證券保薦上市項目質量受到質疑的同時,其大股東安徽國元金融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國元金控”)通過提前參與保薦的IPO項目獲利,同樣引人關注。

    國元金控成立有安徽國元創投有限責任公司(“國元創投”)、安徽弘博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弘博資本”)等平臺,提前進入國元證券輔導的IPO項目中進行投資,并在之后實現頗豐的回報。

    媒體報道稱,華業香料的上市項目中,12月6日,其發布的減持進展公告中顯示,國元創投已經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減持了公司17.5萬股,減持均價24.68元/股。

    而公開數據顯示,國元創投曾在2015年通過增資入股了華業香料,曾以7.20元/股獲得了300萬股。華業香料2020年上市,今年4月實施分紅轉增,國元創投持股增至390萬股,成本攤薄為5.39元/股。相較此番減持均價,國元創投的收益率接近360%。

    同時,作為國元證券的關聯企業,國元創投在保薦工作正式開始前“踩點”入股華業香料。公開信息顯示,2015年9月17日國元創投以2160萬元的增資額獲得了華業香料300萬股的股權。2016年6月22日,華業香料首次報送IPO申報稿。

    此外,國元創投還入股“熱門項目”國盾量子,上市前獲得22萬股,國盾量子的保薦機構亦為國元證券。

    這些行為被媒體質疑是否存在隱晦的利益鏈。

    “算不上很意外的事,這種打法早都有了,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國金證券和涌金集團?!鼻笆鐾缎腥耸糠Q。

    “現行的條款是允許券商及其關聯公司‘先投后?!?,也就是先投資、后保不允許‘先保后投’。只是說,券商和券商控股股東及實控人合計不得持有發行人超過7%以上股份?!鄙鲜鐾缎腥耸糠Q。

    “監管賦予了券商跟投權利,甚至落實券商跟投義務,比如科創板強制要求保薦機構跟投,意在讓券商更嚴格的履行資本市場守門人的職責,更好地對公司的資質進行審查。最新出的北交所制度,更是把‘先保后投’也放開了,明確表明可以‘先保薦、后直投’?!痹撏缎腥耸糠Q。

    其表示,從上述政策我們可以讀出一個趨勢,就是監管在逐步放寬保薦機構對擬上市公司投資的限制。而至于這個“放開”有利與否,市場上有爭議的聲音,但監管層在出臺科創板跟投制度和北交所制度之前,想必已經有了討論和定論,不然也不會逐步放開。

    “以前審核制,鎖定23倍發行價,提前投入是穩賺錢的生意。但現在隨著注冊制的推廣,整體市盈率下降,結合上市鎖定期屆滿才可以出售,跟投不一定有利可圖。而監管卻樂于見到券商或者說關聯方作為項目的跟投股東,和股民們的利益保持一致?!鼻笆鐾缎腥耸糠Q。

    (作者:王媛媛 編輯:巫燕玲)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救救大眾 2021-12-11 12:19:33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