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商湯集團最快年底前完成香港IPO

    2021-12-13 13:50:30 來源 : 財聯社

    (原標題:獨家|商湯集團最快年底前完成香港IPO)

    《科創板日報》記者從知情人士獨家獲悉,商湯集團仍將堅定推進香港IPO,最快將于年底前完成。

    今天中午, 商湯集團在港交所公告,董事會宣布,全球發售及上市將會延遲,且公司預期將刊發補充招股章程,補充招股章程修訂及補充招股章程,將載有經更新上市時間表、香港發售股份的相關申請程序及其他相關資料。公司仍致力盡快完成全球發售及上市。所有申請股款將不計利息悉數退還予所有申請人。(記者 黃心怡)

    延伸閱讀:

    IPO定價日卻被“精準打擊”,商湯科技到底做“對”了什么?

    12月10日,美國財政部將商湯加入了所謂的“中國軍工復合體企業”清單,實施投資限制。

    原定于12月17日上市的商湯科技(0020.HK)已于12月7日至12月10日期間開啟認購,招股價為每股3.85-3.99港元。目前,包括Hel Ved Capital和上汽集團合計在內的9家國內外基石投資者認購六成達4.5億美元。

    正值商湯科技沖擊IPO的最后階段,美國將地緣政治凌駕于科學發展之上的做法,不僅棄全球投資人利益于不顧,也破壞了全球商業互融互通的生態平衡。

    事實上,這不是商湯科技第一次遭遇美國打壓。早在2019年,美國商務部就曾把商湯科技加入實體清單。此次商湯在IPO定價日被“精準打擊”,也為當下走向世界的中國科技企業“敲響警鐘”——美國正以“民主”為工具、武器反世界潮流。

    對于中國企業而言,商湯成功IPO不僅能為AI行業正名,更關鍵在于,商湯也將是10年間人工智能融資2169億元最好的注腳。美國這一做法試圖扼制商湯科技的帶頭作用,逼迫中國更多的硬科技企業從港股回到科創板,甚至離開資本市場。

    商湯時代不僅預示著中國硬科技發展的分水嶺,也代表了中國未來10年的主旋律。中國科技進步發展的前進步伐,不會因為美國的打壓和遏制而停下。

    財經無忌將借助以下三個角度來分別探討,被美國無辜打壓的商湯科技到底做“對”了什么?

    1、商湯科技所處一個什么樣的賽道?

    2、商湯為什么會成為美國“精準打壓”的對象?

    3、商湯科技的未來有多大想象力?

    中國正在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人們已經吃光了長在低處的經濟果實”。

    《大停滯》的作者、經濟學家、喬治梅森大學經濟系主任泰勒·考恩告訴了人們關于科技一個鮮為人知的真相:在過去很長的時間里,大多數的創新帶來的結果只是利益的再分配,而不是價值的創造。

    當下,傳統產業對經濟的推動作用已經接近尾聲,而那些“軟科技”——諸如游戲、電商、團購這類典型的互聯網軟件和工具,正面臨發展瓶頸。

    2021年7月,福布斯中國發布了2021中國最佳CEO榜,榜單排名有些出人意料——相比去年,互聯網大佬們跌出了前50,小米的雷軍、比亞迪的王傳福排名前列。福布斯中國對此評價:“中國互聯網行業生態劇變、品牌裹挾資本的野蠻生長的時代或將終結?!?/strong>

    過去的10年里,中國互聯網在大量贊譽聲中“彎道超車”,但卻沒有真正的帶動產業結構的真正升級。完備的實體經濟才是一個國家的基石,消費互聯網已經完成了階段性歷史使命,是時候進入新的頁面了。

    一個時代的落寞往往意味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啟。

    相比之下,以人工智能、基因技術、航空航天、腦科學、光子芯片、新材料等為代表的 “硬科技”正在成為未來經濟發展的“主旋律”。

    早在2018年12月,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科技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時提出,創新事關國家前途命運,硬科技上升為國家意志戰略,著重突出硬科技研究。

    根據CB Insights最新數據,中國一共有獨角獸企業168家,排名全球第二。而科技企業數量已經占我們獨角獸整體數量的84%。新一代科技企業家作為中國經濟的“新貴”階層,正在快速崛起。

    在這之中,誕生于60年前的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終于在象牙塔里坐了半個多世紀的冷板凳之后,迎來了迷霧中的春天。

    此前,谷歌、微軟、IBM、亞馬遜這些世界一流企業紛紛投身于人工智能領域“軍備競賽”,力求在未來技術格局中占得先機。中國的科技公司也沒有缺席,商湯科技就是其中之一。

    2014年,香港中文大學湯曉鷗教授帶領商湯創始人團隊發表了DeepID系列人臉識別算法擊敗Facebook,全球首次超過人眼識別率。但研究成果如果不能商業化落地,所創造的價值也將大打折扣。于是,兩位“技術大拿”走出了實驗室,在當年10月正式創辦商湯科技,志在開創AI新時代。

    歷經7年,商湯科技已發展成亞洲收入最高的AI軟件公司,自帶“科研精神”基因的商湯科技也成了科學家的殿堂,在業界它被稱為“中國的貝爾實驗室”。

    科技企業從大變強必須要有原創技術,隨著中國進入硬科技時代,滿懷“用技術讓人們的生活更美好”的商湯,其背后代表的科學家創業已然成了下一個十年的必然產物。

    中國的發展即將迎來一個嶄新的歷史階段,這也是美國阻擋中國科技進步發展步伐的底層邏輯。

    為什么商湯科技會被美國“無情打壓”?

    作為行業領先的AI獨角獸,商湯科技一直備受國內外資本青睞。

    自成立以來,已累計獲得52億美元的融資。根據市場消息,最后一輪融資后,資本市場對其估值達到130億美元。根據招股書披露的數據,無論是從融資金額還是業務規模來看,商湯科技都有望成為人工智能領域全球最大的IPO。

    值得一提的是,港交所對于“同股不同權”公司的主要上市前投資人法定禁售期最低限要求,為50%所持股鎖定6個月。而商湯招股書披露,商湯科技所有上市前投資者均就更為嚴格的禁售期達成共識,承諾全數100%股份在上市后鎖定6個月,這無疑體現了商湯所有主要投資人堅定看好商湯長期價值。

    客觀而言,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在AI人工智能這樣真正的硬核科技方面,一直缺乏規模性的大企業。商湯的上市,恰好補了這個缺。

    我們認為,無論是從短期還是長期來看,商湯科技都具備稀缺性的投資價值。

    從長期來看,在上市的招股書中,商湯在闡釋業務和定位時多次提及,商湯的本質是一家平臺化的人工智能軟件企業。無論是智慧商業、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車,本質上都是AI技術的變現。

    且商湯是行業內為數不多自主研發并建立了深度學習平臺和超算中心,打造了新型人工智能基礎設施——SenseCore商湯AI大裝置,打通了算力、算法和平臺的企業。

    如何理解“商湯是一家平臺化的人工智能軟件企業”,“AI大裝置”為何稀缺性?

    在AI應用層落地上,項目定制是常規方式,比如做一個手機檢測的算法,需要上百人的團隊,但換一種場景的應用模型,又得上百人進來……好比不同的場景里蓋樓,堆人是解決問題常用的方法。

    人工智能如果只是單點突破,它其實做不了真正驅動時代的前進,因為它只能解決單點的問題。對于商湯科技而言,需要回答的是,AI如何實現高效率、低成本、規?;膭撔潞吐涞?。

    “我們是一家賦能百業,行業領先的人工智能軟件公司?!边@是商湯科技給自己的定位,“AI大裝置”就是這一“宏大且超前”藍圖下的產物。

    招股書顯示,基于“AI大裝置”量產AI模型,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湯的研發人員每人年均生產的商用模型數量從0.44一路提高至3.45,然后繼續提高到了5.24個,效率提升11.9倍。

    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湯已開發超過22000個用于不同應用的商用人工智能模型,涉及多個垂直行業,是業內場景應用布局和探索最多的企業。

    以研發智能汽車為例,在過去的5年里,商湯用AI大裝置針對汽車場景生產了1400多個AI模型,實現了數十項AI功能的量產,去感知車外行車環境、感知車內的人車互動、數字人車載助手等,簽訂了超過2000萬輛的定點,覆蓋30家車廠。

    某種程度上來說,商湯AI大裝置通過“賦能百業”讓公司不斷輸出創新應用,為成長提供了強勁動力,創新應用又反過來持續助力公司帶來業績增量,兩者齊發力,最終完成了AI價值的閉環。

    而從短期來看,作為近期港股唯一一家硬科技上市公司,在高精尖科技的硬科技領域,商湯給香港市場帶來了更強的科技屬性,傳遞了中國未來幾十年科技創新的“風口”。

    如此種種也意味著,在硬科技產業逐漸成為未來中國真正的經濟頂梁柱的當下, 商湯科技是一家不可多得的優質標的,美國不惜濫用出口管制等措施,動用國家力量打擊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

    一家高勢能企業背后的想象力

    硬科技創新具備高技術、長周期、難度高、不確定性強等特點,早期的投入回報不成比例,堪稱“十分耕耘,一分收獲?!?/p>

    對于企業而言,硬科技投資,是一場長期主義的實踐,真正的價值往往在長期中才能體現。

    早在創立之初,商湯科技就意識到科技本身并不是瞬間“爆炸”的,科技增長遵循指數法則,前期緩慢,后期爆發?;诖?,商湯科技從一開始就在人才上不斷下注。CEO徐立曾表示:“人工智能的競爭是人才的競爭?!?/p>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商湯科技擁有一支囊括了40位教授、250多名博士和博士生,以及3593名科學家和工程師的技術研發團隊,占比公司全員超三分之二,且平均年齡僅為31歲。

    一直以來,研發與人才始終是科技企業保持競爭力的兩大要素。面對未來的企業,除了對人才的重視以外,還必須通過研發投入為未來高增長積蓄勢能。

    比如特斯拉,自誕生之日起,就在研發投入上下重注,據彭博社編制的數據顯示,特斯拉每分鐘燒掉逾6500美元。如今已經成為世界第一的車企;再如亞馬遜,從1994年到2016年的22年里,在研發上瘋狂押注,為此還收獲了“燒錢大王”的稱號,時至今日,亞馬遜已然是全球最大的跨境電子商務平臺。

    這說明硬核科技企業也具有“重資產”屬性,需要長期研發投入、持續積累,而商湯也在經歷這一過程。

    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0年,其研發開支分別為人民幣8.48億元、19.16億元和24.53億元,分別占同期營收的45.9%、63.3%和71.3%。今年上半年,商湯科技研發支出17.7億元,占營收比高達107.3%。而此次IPO募資的資金,商湯也明確表示預計將60%用于研發。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這樣高勢能的硬科技企業未來也有望成為整個顛覆性創新的引領者。

    值得一提的是,商湯在這種創新能力長期積聚之下形成AI大裝置,也為人類提供了一種探索未來的全新范式——機器猜想。

    1962年,美國著名科學哲學家托馬斯·庫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中提“范式”理論,指的是常規科學所賴以運作的理論基礎和實踐規范。

    經過多年發展,目前主要包括四個主要范式:通過實驗用來描述自然現象的經驗范式(第一范式);使用模型或歸納法進行科學研究,如開普勒定律的理論范式(第二范式);計算機仿真模擬的計算范式(第三范式);大數據時代,研究統一于理論、實驗和模擬(第四范式)。

    我們認為,未來決定科學范式發展的,是基于思維科學的“第五范式”,即“機器猜想”范式。以預測蛋白質結構為例,不用精心準備輸入數據和流程,只要把所有可能相關的數據都輸入,最后“大裝置”窮盡所有可能性,同樣解出正確的結果。

    作為基礎設施,AI大裝置在本質路徑上把AI能力變成了一個輸入→輸出的機器和工具。運用這個工具的,可以來自任何行業和領域,打開了整個人工智能行業的想象空間。

    從短期來看,美國為了維護自身科技壟斷和霸權地位, 一再泛化國家安全概念,濫用國家力量,濫用“清單”,中國高科技企業會受到影響。

    但從長遠的視角來看,中國自主創新的決心和意志只會更加堅定。以中國超級計算機為例,在美國的多年封鎖之下,依然憑借自主創新躍居全球領先地位。

    可以預見,商湯科技正是下一個“中國超算”的代表企業。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鋼鐵業喜過“牛年” 2021-12-13 07:48:56
    救救大眾 2021-12-11 12:19:33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