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調查】新力金融涉嫌內幕交易疑云

    2021-12-14 13:50:14 來源 : 界面新聞

    記者 | 吳治邦

    股價連續多個一字漲停、百億級私募通怡投資精準潛伏,新力金融收購比克動力正遭遇內幕交易質疑。市場走勢顯示,在剔除大盤因素、同行業板塊因素影響后,新力金融的股價在本次重組首次披露前20個交易日的波動超過20%,尤其在停牌前一天突然封死漲停板。

    截圖來源:通達信

    公開信息顯示,新力金融多次發布股價異動公告及風險提示公告,也收到了上交所的問詢函和監管工作函。那么,精準潛伏的上海通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文簡稱:通怡投資)到底有無內幕交易嫌疑?

    界面新聞記者調查發現,通怡投資的兩個私募產品此前已持有中利集團(002309.SZ)4%的股份,而中利集團持有比克動力8.2927%的股份。11月11日至15日的三個交易日,中利集團也收獲了連續三個漲停板。這意味著,除了精準潛伏新力金融,通怡投資還能通過中利集團受益于新力金融收購比克動力。

    根據記者進一步調查,通怡投資所持中利集團的股份疑似源于中利集團大股東,交易方式為大宗交易。另外,號稱百億級的通怡投資并非是一家簡單的私募公司,曾多次以大宗交易的形式為上市公司大股東接盤,疑似在從事代減持業務。

    比克動力為失信被執行人

    站在鋰電池風口上的比克動力自2016年起,獲得了包括長信科技(300088.SZ)、中利集團等上市公司和北京天星開元投資中心(有限合伙)、廣州力鼎凱得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沈陽招商致遠創業發展投資中心(有限合伙)、深創投等眾多投資機構的青睞,也獲得了密集的融資。

    不過,比克動力先是在2018年出現了大幅度的業績下滑,再是在2019年、2020年出現大幅度虧損。長信科技及新力金融披露的財務數據顯示,比克動力2018年-2020年的凈利潤分別為4479.15萬元、-7.68億元、-10億元,其中2021年1-9月的凈利潤為-736.28萬元。

    新力金融在12月10日晚間披露的問詢函回復公告里表示,受2019年年中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退坡的影響,比克動力主要客戶眾泰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領途汽車有限公司、杭州杰能動力有限公司等相繼陷入經營困境,貨款無法正常收回,嚴重影響比克動力的正常運營。

    據第三方軟件統計顯示,比克動力當前累計的限制消費令多達25條,歷史限制消費令多達11件,失信被執行人達13條,被執行總金額為5.49億元。根據法院對失信行為的解釋,公司失信行為分別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違反財產報告制度、其他規避執行。

    《關于依法制裁規避執行行為的若干意見》的通知指出,被執行人既不履行義務又拒絕報告財產或者進行虛假報告、拒絕交出或者提供虛假財務會計憑證、協助執行義務人拒不協助執行或者妨礙執行、到期債務第三人提出異議后又擅自向被執行人清償等,給申請執行人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對相關責任人予以罰款、拘留。

    或正是為了規避執行,比克動力基本將業務下沉至子公司。比克動力提及的2019年工商年報顯示,公司的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信息為1003人。而比克動力2020年的工商年報顯示,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信息為0人。從社保繳納信息千人降至0人,意味著在比克動力在母公司層面或已無正式員工。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長信科技、中利集團分別于2017年、2018年欲啟動對比克動力的收購,不過均以失敗告終?;剡^頭來看,兩家公司的股東也逃過了一劫,比克動力在2019年起開始暴雷。

    值得一提的是,當前比克動力第一大股東深圳市比克電池有限公司所持有比克動力的股權已遭輪候凍結,部分申請凍結方正是入股比克動力的投資機構。從部分判決書來看,主要系要求深圳市比克電池有限公司及比克動力履行業績補償承諾。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些投資機構因比克動力經營的惡化,且無法收到業績補償,對比克動力的投資已被深度套牢,急等通過證券化的手段來解套。

    中利集團或是“內幕交易”的紐帶

    對于長信科技、中利集團、北京天星開元投資中心(有限合伙)、廣州力鼎凱得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沈陽招商致遠創業發展投資中心(有限合伙)、深創投來說了,新力金融成功收購比克動力是一次暫未定論的“資本盛宴”。但對于通怡投資而言,他們或已經享受到了新力金融暴漲的資本盛宴。巧合的是,通怡投資旗下兩個產品早已重倉中利集團,持股比例達4%。

    具體來看,通怡投資旗下的通怡麒麟5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通怡麒麟6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在9月30日至11月10日期間,通過二級市場買入的方式一舉成為第九大股東、第十大股東,期間新力金融出現大幅度上漲,甚至在停牌前一個交易日出現漲停走勢。

    中利集團三季報顯示,通怡投資旗下的通怡麒麟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通怡海川15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兩個私募產品分別位列第七大股東、第八大股東,累計持股量占總股本的4%,這也意味著間接持股了比克動力。二級市場的走勢顯示,在新力金融宣布收購比克動力后,作為比克動力第四大股東中利集團同樣出現連續漲停。這意味著,只要在期間未賣出,通怡投資的上述兩個私募產品也能享受到資本市場的溢價。

    截圖來源:通達信

    以上來看,通怡投資在早已經重倉中利集團的情況下,精準潛伏了擬收購控股比克動力的新力金融,而比克動力第四大股東正是中利集團。

    界面新聞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通怡投資持股或源自中利集團第二大股東江蘇新揚子造船有限公司。股權更新及大宗交易顯示,江蘇新揚子造船有限公司分別于2020年9月17日、2020年12月14日實施了大宗交易減持,減持數量均為17435741 股,占總股本的2%。中利集團2020年三季報、年報披露顯示,通怡投資旗下的通怡麒麟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通怡海川15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兩個私募產品也同步成為了中利集團的股東,并且持股數量也恰好與大宗交易的數量一致。

    另外,從通怡投資老板儲貽波的個人經歷來看,也與安徽商界有著頗多聯系,其為上海安徽商會的理事,而本次擬收購比克動力的新力金融正是安徽供銷社控制的上市公司,比克動力第二大股東長信科技則是安徽國資委旗下的上市公司。

    新力金融籌劃收購比克動力過程信息顯示:2021年10月11日,安徽省供銷合作社聯合社及供銷集團主要領導以及新力金融董事長、董事會秘書前往比克動力鄭州工廠進行初步考察,了解比克動力生產經營情況;2021年10月25日,安徽省供銷合作社聯合社及供銷集團主要領導,新力金融董事長、董事會秘書會同中介機構與比克動力實際控制人、重要股東溝通了初步合作方案,形成了初步意向,于當日制作簽署了交易進程備忘錄;2021年11月10日,安徽省供銷集團領導,新力金融董事長及董事會秘書會同中介機構與比克動力實際控制人、重要股東就交易事項進行了進一步討論,并與比克動力實際控制人簽署合作意向協議。

    從上述信息來看,在新力金融未停牌期間,新力金融及其控股股東、實控人就已與比克動力方面進行了接觸。正是在此期間,新力金融的股價同步出現大幅度上漲,甚至在停牌前突然拉至漲停板。

    值得一提的是,據通怡投資官網宣稱,老板儲貽波與數十家上市公司建立了深度合作關系,提供投資投行相關服務。通怡投資旗下的產品真的只是一次未卜先知的潛伏?

    百億級私募通怡投資到底在從事何種業務?

    通怡投資此次精準潛伏新力金融可謂賺足市場眼球。通怡投資官網顯示,公司專注于中低風險絕對收益策略,通過產品設計和量化交易等專業方法,實現客戶資產長期穩健增值。公司業務領域目前涵蓋可轉債、可交債、定增等資本市場業務,中性對沖、指數增強、期權和收益互換等證券交易業務。市場信息顯示,通怡投資產品規模逾百億元,發行的私募產品達204只。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在短短幾年時間,通怡投資發展成百億私募。梳理其持股信息可以發現,公司并不是一家單純的私募公司,經常出現在閃崩股、暴雷股的流通股股東名單中,部分個股為前期熱門的葉飛概念股。更為關鍵的是,通怡投資也經常為部分上市公司的大股東以大宗交易的形式進行接盤,市場人士質疑其在從事代減持業務。

    以翔港科技(603499.SH)為例,公司IPO時期的原始股東董旺生在2020年12月7日、2020年12月14日、2021年一季度分別以大宗交易減持200萬股、200萬股、47萬股,通怡投資旗下的通怡東風1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正是在同期成為翔港科技的股東,數量也基本是同步變化。

    在上文提及的中利集團里,公司曾經的第二大股東分別于2020年9月17日、2020年12月14日實施了大宗交易減持,減持數量均為17435741 股,分別占總股本的2%,而通怡麒麟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通怡海川15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兩個私募產品也同步成為了中利集團的股東,并且持股數量也恰好與大宗交易的數量一致。

    另外一家暴雷股*ST浪奇(000523.SZ)上,通怡投資則是幫一眾鄭氏自然人接盤。2020年中報顯示,鄭麗慧、鄭瓊泰、鄭瓊潔分別為廣州浪奇的第三第四第六大股東,累計持股2.35%,但均在在三季報共同退出了十大股東行列,通怡梧桐11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則在三季報里新進成公司第三大股東,持股比例同樣為2.35%。需要指出的是,*ST浪奇在此期間的三筆大宗交易的份額也基本與鄭氏三人的持股一一對應,折價率在9%-10%。當時就有市場人士猜測通怡投資在從事折價代減持或者代持。不過,此后*ST浪奇出現暴雷,通怡梧桐11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遭悶殺。

    在視作是葉飛概念股的昊志機電(300503.SZ)上,2020年三季報顯示,通怡投資旗下的通怡桃李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通怡海川1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 通怡東風3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扎堆位列第七、第八、第九大股東。在此期間,股價上演了過山車,甚至在2020年年末上演殺豬盤走勢,而昊志機電部分大股東及董高監則趁著股價拉高實施了逢高套現。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不只是昊志機電,通怡投資曾持股的凱文教育(002659.SZ)、翔港科技、卓翼科技(002369.SZ)等個股也多次上演大起大落的走勢。值一提的是,通怡投資曾持股的昊志機電、卓翼科技等上市公司實控人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而被立案調查,部分個人甚至被公安機關逮捕。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鋼鐵業喜過“牛年” 2021-12-13 07:48:56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