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失業的房地產人:我在咖啡店假裝上班,不敢告訴家人

    2021-12-14 16:51:16 來源 : 經濟觀察網

    宋強是一名失業人員。他原本在一家房地產開發企業工作,三季度末的一次裁員中,包括他在內的三分之二員工被“優化”。像他這樣上有老、下有小、中間要還房貸的中年人,“失業”一直是他們不敢面對的現實,也是他們無法承受的現實。在當前房地產行業洗牌的背景下,他們也在經受靈魂和思想的洗禮。

    記者 |田國寶

    圖源 |圖蟲創意

    習慣了高強度的工作節奏,一下子閑下來,宋強很不適應,“店里有寫代碼的,有開電話會的,看著別人都忙碌著,自己無所事事,那種焦慮和恐慌讓你坐立不安”。早晨不到九點,宋強就坐進北京CBD一家咖啡店的角落里,點一份早餐,習慣性地打開電腦,登錄微信,一邊吃著早餐,一邊上網聊天。

    過去的兩個月里,這家咖啡店的某個角落,幾乎成為他的固定“工位”。從早上9點到晚上8點,除了偶爾出去見人,大部分時間都在這里度過。

    嚴格地說,宋強是一名失業人員。他原本在一家房地產開發企業工作,三季度末的一次裁員中,項目上包括他在內的三分之二員工被“優化”。

    妻子剛懷孕三個月,宋強擔心失業的事影響妻子情緒,打算等胎兒穩定后再擇機如實相告。每天他依然按時“上下班”,但實際上大部分時間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度過。

    像宋強這樣暫時將咖啡店作為臨時辦公地的被裁人員并不在少數,在咖啡店員工眼中,她們店里有三五名???,幾乎一整天待在店里,“也不像是工作的樣子,有時候一上午都在睡覺”。

    宋強這樣上有老、下有小、中間要還房貸的中年人,“失業”一直是他們不敢面對的現實,也是他們無法承受的現實。在當前房地產行業洗牌的背景下,他們也在經受靈魂和思想的洗禮。

    假裝上班

    早上八點左右,送孩子到學校后,宋強乘坐半個小時左右的地鐵,就可以到達常去的咖啡店。

    每次出門,他都像往常上班一樣,背著包,帶著筆記本電腦和工作報表等材料,盡量做到不露痕跡。

    被優化前,宋強在一家民營房企的項目上做工程管理,偶爾去一趟辦公室,大部分時間呆在工地上。這家咖啡店距離公司辦公室有四五站的距離,原來上班的時候,他也偶爾光顧。

    之所以選擇這家咖啡店,一是離家比較遠,不會與家人偶遇;二是他原來的關系基本都在周邊,有什么事需要見面,可以很快實現。

    平時一天一包煙,失業的頭一個月,每天兩包到三包,“太焦慮了,成宿成宿睡不著”宋強說。

    從業十多年來,他已經陸續拿到三個資格證,這些證“掛靠”出去,每年可以為他帶來十幾萬元的額外收入?,F在他正在為考取第四個證做準備,“一個證能掛靠兩三個單位,一家起碼能拿到兩三萬元掛靠費”。

    這段時間,他也委托很多朋友幫助介紹新工作,但是由于目前行業中多數企業都在優化人員,一時半會兒難以找到合適的崗位。

    宋強偶爾會接到一些二手活兒,他曾經的合作伙伴或前同事,經常會將一些工程預算、報表之類的單子委托給他做,活兒不多,時斷時續,但多少有一些收入,不至于坐吃山空。

    宋強也不是每天都待在咖啡店,有時候跟著朋友們去參加一些活動,偶爾還會以工地盤整放假名義回家待幾天,陪陪孩子和懷孕的妻子,在他被裁員的前半個月,妻子檢查出懷孕。

    宋強說他未來有三個選擇,一個是繼續找工作,隨著房地產行業逐步好轉,以他豐富的工程管理經驗,重新干老本行并不難,包括原來的單位,也一直承諾一旦工地滿負荷開工后,他如果愿意,還可以回去。

    第二個選項是自己干,多年從業經驗,他在房地產工程及上下游供應鏈積累了廣泛的資源,手中也有相關資格證書,“自己單干,未必比上班差,隨便找幾個活,就比原來收入多”。

    第三個是轉行,這也是他最不愿意的選項,雖然轉行意味著更多機遇,但一切都需要從頭開始,對于奔四的他來說,屬于下策,“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愿意轉行,尤其是干工程的,別的不一定干得了”。

    頂梁柱

    宋強的專業是土木工程,2007畢業后進入一家國有房地產企業,在區域做工程管理,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在公司的“逼迫”之下,他認購了工作項目上一套兩居室。

    第二年交房后,他和現在的妻子在新房中結婚,妻子在一家民企做會計?!敖Y婚第二年,當時北京項目收尾了,我們整個團隊被外派到其他城市做新項目”,宋強說,在外面漂了四年多。

    在外地做項目的時候,他和妻子一直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

    2013年下半年,“當時老婆懷兒子已經六個月了,有一天丈母娘打電話給我,說老婆這么大月份了,一個人在家,萬一出問題怎么辦,賺錢重要,還是人重要”。宋強說,被丈母娘訓了一頓,宋強開始考慮回京。

    申請調回北京項目沒有被批準,宋強選擇了辭職,辦完手續回到家,妻子已經臨近生產。

    兒子6個月的時候,妻子告訴宋強,不能兩個人都閑著,讓他去工作。在朋友的介紹下,他進入這家民企做工程管理。

    有了兒子,妻子沒有再出去工作,宋強成了家里的頂梁柱,“那個時候月供不算多,雖然賺不了多少錢,但也沒有太大壓力”。

    2019年,經歷兩年的調控,中國房地產行業銷售規模突破15萬億元,創造了歷史新高,這一年宋強把原來的房子賣掉,換了一套大三居,月供從幾千元變成“一萬好幾”。

    宋強的稅后工資在25萬元到30萬元,加上證件掛靠費用,每年有40萬元到50萬元的收入??鄢抠J及家庭日常開銷,每年至少有10多萬元的積余。

    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3萬元,達到30733元;北京人均可支配收入為6.8萬元,即便妻子不上班,宋強的收入也處于一個相對較高的水平。

    2020年初,由于疫情原因,一季度房地產開工和銷售普遍較差,宋強的公司啟動第一輪人員優化,他被優化到一線項目,雖然辦公室仍保留,但大多數時間他的工作都在工地。

    今年下半年以來,在三道紅線、兩個上限等政策影響下,房企普遍面臨再融資難題,加上下半年以來房地產市場持續下滑,多數房地產企業面臨著較大的流動壓力。“9月初,總部和區域開始裁員,裁了大約三分之一?!彼螐娬f,到了9月底,隨著流動性進一步惡化,集團開始降低施工強度?!罢w強度降到原來三分之一,我們那個項目基本停了”。

    項目停滯后,包括宋強在內的所有項目人員被停職停薪,只保留最低工資。而選擇自行離職,可以拿到N+1補償。他考慮了兩天,與其半死不活地耗著,還不如拿補償走人,“等于把明年上半年的工資提前結了”。

    失業后,除了一次性補償外,他只剩下證件掛靠收入,“今年影響不大,如果沒有持續穩定的收入,明年壓力比較大”,宋強說,行業不景氣,證件都掛靠不出去了。

    明年妻子生二胎,“家里花銷和孩子教育每年少了也得十來萬,房貸小二十萬”,宋強盤算著,老二出生后,家里開銷還得增加,他一度有點郁悶,當時為什么非要換房。

    塵埃

    宋強說,在歷史上長河中,像他這樣個體命運就如一粒塵埃。與他一同被優化的同事們,到現在大多數沒有找到工作,“大家都理解公司的行為,都覺得困難只是暫時的,都在等待行業好轉”。

    換了大房子的宋強和妻子,一度對未來躊躇滿志,提出了一系列宏偉目標,“要二胎也是目標之一,國家都倡導三胎了,咱三胎夠嗆,努努力,二胎還是可以的,兒子也有個伴兒,一個孩子太孤單”。

    2021年春節后,宋強戒煙、戒酒,每天和妻子堅持鍛煉身體,買了相關的補藥,準備了大半年,好不容易妻子成功懷孕了,他卻失業了。

    從去年被優化到一線項目,他就知道行業不景氣,但從未想過會被裁員,雖然別人問起,他都說是主動離職,但他心里清楚怎么回事。

    宋強覺得自己還算幸運,雖然每次想到未來,心底都會有一絲不安,但起碼還有更多時間和空間去思考未來,與他一同離職的前同事們,都還沒來得及焦慮,就重新投入到賺錢的隊伍中了。

    宋強說,他的前同事們,有的去跑滴滴,有的去送外賣,“每個月的月供在那等著,哪有時間讓你矯情,明年不行我也得跑滴滴,咱家伙事都齊全,隨時就能干”。

    一切源于下半年以來房地產行業轉折,根據第三方數據,上半年百強房企銷售額同比增長40%,7月單月開始下滑,到了11月,百強房企累計銷售金額同比增幅一路下降至1.4%。

    銷售金額增幅從40%降至1.4%,加上預售資金提取和再融資困難,導致房企流動性壓力倍增,多數房企為了減少支出,一方面暫停拿地,另一方面壓縮施工強度,與之相關的投資和工程口的人員成為被優化的主要對象。

    一家前20強房企的高管告訴經濟觀察報,多數房企,從總部到區域項目,各個職能部門人員均在優化序列,“減掉一部分,剩下的人還有口飯吃,否則大家一起餓死”。

    據其介紹,今年大部分民營房企裁員力度都在20%左右,尤其是下半年以來,都加大考核力度,“試用期內的,沒有經驗的應屆生,非核心部門的員工,第一批就被淘汰了”。

    接下來就是核心部門員工,根據現有工作量進行匹配,“假如你這個部門10個人,老板覺得5個人就能干了,就只保留5個人,最后就是誰走誰留的問題”,該高管人士表示,很多銷售不好的項目都是“整個建制地裁掉”。

    “困難時期,只能這么做”,該高管人士表示,很多被裁員工也理解,“畢竟公司好的時候,你跟著一起賺錢了,現在有困難了,不理解也得理解,犧牲自己,成全他人”。

    干了十幾年工程管理的宋強,最終也成為成全別人的那個人,他對裁員這件事沒有太過耿耿于懷,度過焦慮期后,他開始行動起來,準備考證,找二手活兒,認真考慮下一步做什么。

    失業后第一次來這家咖啡店,他存了1萬元會員費,平時早餐和午飯都在店里解決,現在已經用掉了一半的儲值,“算了一下,按照這個水平,還能用兩個月,正好用完也不來了”。

    The END

    微信號 |eeojjgcw

    新浪微博 |@經濟觀察報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鋼鐵業喜過“牛年” 2021-12-13 07:48:56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