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全靠賣地:12城土地財政依賴超100%,溫州居首

    2021-12-16 15:12:19 來源 : 時代財經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余思毅

    地方“錢袋子”的大小,關系到區域經濟發展,“錢袋子”牢靠與否,更關系地方的可持續發展。

    近日,中國房地產數據研究院公布了一組全國主要城市土地財政依賴度的數據與排行,數據顯示,全國12個城市的財政對土地的依賴程度超過100%。

    其中,溫州位居榜首,其土地財政依賴度高達179%;其次昆明為163%、福州為153%、杭州140%。北上廣深一線城市中,廣州土地依賴位列“超高”的組別,高達107%,而北京、上海、深圳則依賴程度較低,分別是29%、28%、19%。

    土地財政涉及到中國城市發展資金來源的深層次問題,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連續五年定調“房住不炒”的背景下,政府財政也將面臨深刻的切換與調整。

    12月13日,中國房地產數據研究院執行院長陳晟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示,在城鎮化發展初期,城市主要以土地財政為主;城鎮化中期,土地財政收入和房地產稅共同運行;到了城鎮化后期,像很多歐美國家,則以房地產稅為主。

    “在房地產調控、房地產市場已然見頂的背景下,政府財政面臨深刻的變化,土地財政有式微之勢,財政來源需要作出重大切換,比如從土地財政向房地產稅的切換?!盜PG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告訴時代財經,房地產投資增速下降對地方財政的直接影響就是土地出讓金下降,尤其對土地財政依賴度較高的地方政府來說,會大幅降低政府性基金的資金來源。

    據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11月2日發表的NIFD季報,今年以來地產調控政策趨緊,眾多房地產企業的資金壓力持續上升,包括華夏幸福、四川藍光、恒大集團、泛??毓珊徒I地產,相關債券違約規模將近600億元,創歷史新高。

    時代財經發現,自今年以來,多位經濟學家喊出了“債務是挑戰”、“債務是大敵”的呼聲。

    12月10日,財政部召開會議,提出,要堅決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穩妥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隱患,確保財政可持續。

    圖片來源:中房數據研究院公號

    土地財政依賴度高,背后是產城發展不匹配

    據悉,土地財政依賴度是指一個城市當年土地出讓金對比當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值。在中房研究院近日發布的榜單中,土地依賴程度超100%有12個城市,依次分別為溫州、昆明、福州、杭州、太原、合肥、武漢、西安、廣州、南京、佛山、鄭州,這意味著這些城市的土地出讓金超出一般公共預算收入。

    “溫州的土地財政依賴居前,主要是房地產泡沫的因素。昆明近兩年由于疫情緣故,旅游業的稅收降低,另外昆明這兩年賣地規模確實挺大的;而福州近年來城市新城建設的推進力度也比較猛?!泵裆y行研究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應習文對時代財經分析道。

    至于上海、北京、深圳之所以比較低,應習文稱,一方面是由于這些地區的產業發達,特別是服務業中科技、金融占比高,也不存在制造業向周邊轉移的問題;另一方面,特大城市的土地供應少,土地出讓金占財政收入比例也低。

    此外,應習文還注意到,土地財政依賴程度較高的城市多為省會城市,“這與省會城市的集中效應有關。省會城市集中了較好的醫療教育資源,具有很大的人口吸引力,但由于高地價的因素,相關產業反而分散在周邊地市,導致稅收收入可能追不上土地出讓金的增速?!睉曃难a充道。

    應習文指出,產業發展帶來一般預算收入即稅收,而城市發展帶來的是土地出讓金收入。因此,在應習文看來,這些城市的土地依賴程度高,根源在于產業與城市的發展不匹配。

    柏文喜也對此表示認同,他指出,當城市政建設性規模太大,遠遠超過公共財政承擔能力,需要通過土地財政來維持。

    看懂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職業投資人程宇對時代財經解釋了土地財政的形成。

    程宇認為,2001年,中國加入WTO,外匯資本流入,基礎貨幣跟隨外匯占款增加,資本不斷擴大。2014年以前,股權外匯資本流入為主,帶動就業、消費、投資、出口增長等。

    程宇稱,在這一階段,無論是產業需求,還是消費需求,對土地的需求不斷上升,呈良性增長。在這個過程,各地方政府把房地產列為當地支柱性產業,土地對財政的作用初步形成。

    “2008年之后,開啟了大基建時代,地方政府以基建吸引資本,形成了‘加杠桿-賣地-基建-GDP’的循環?!痹诔逃羁磥?,這一循環在2014年以前的資本流入周期期間的運作是沒問題的。

    程宇進一步解釋道,2014年以后,中國進入資本流出周期,直到2019年,全球央行的“再寬松”導致加劇資本流出、通脹上升的不利局面。疊加產業資本的流出,導致國內企業的長期收益率下降,問題也逐漸顯現。

    房地產稅加速試點

    2021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連續第五年提“房住不炒”,這一年,也是房地產的調控大年。在此背景下,政府財政面臨深刻的變化。

    在陳晟看來,城市的土地財政依賴程度由高到低遵循一定的發展規律,與城鎮化的進程有關。

    陳晟對時代財經分析,城市所處的階段不同,其稅收占比也不一樣。土地財政占比較高的多半就是在城鎮化加速發展過程中,主要依靠土地財政收入來推動城市發展,而上海、深圳已經進入了依靠稅收來推動城鎮發展的階段。

    陳晟指出,目前排名比較靠前的城市,有的屬于稅收收入不高,而土地收入偏高;有的則是階段性的,比如杭州有亞運會的任務,要推動區域的城市建設?!半S著城鎮化的發展進入到中后期,城市發展的財政來源更多來來自于科技企業、重工業、化工企業或者后重化工企業的產業稅收,還包括存量的房地產稅?!?/p>

    今年以來,房地產稅改革不斷提速。10月2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國務院在部分地區開展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工作。

    “我們考量了增量時代的土地財政收入對城市發展的貢獻,也得考慮未來在已經圈定了城市發展界限或者范圍之后,針對存量稅收、畝產提高,以及存量房地產稅的征收來支持城市發展的一系列過程。這就是為什么房地產稅要加快進入試點的原因?!标愱煞Q。

    12月14日,中國人大網發布財政部部長劉昆在2021年10月19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一次會議上對《關于授權國務院在部分地區開展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工作的決定(草案)》的說明。劉昆指出,進一步深化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可以發揮試點對整體改革的示范、突破、帶動作用,強化房地產調控需求側管理,穩定市場預期,也為今后全國統一立法積累經驗、創造條件。

    除了房產稅的切換,產業稅收的比重也將會提升。程宇非常欣喜看到剛剛舉行的四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到“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實現科技、產業、金融良性循環”,程宇認為,“科技-產業-金融”的新循環啟動才能有利于“加杠桿-賣地-基建-GDP”舊循環的轉型。

    劉鶴11月24日在人民日報撰文《必須實現高質量發展》,提到“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強治理結構改革,提高金融體系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促進實體經濟與金融協調發展,實現‘科技—產業—金融’的高水平循環?!边@意味著,中國經濟已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經濟結構優化和提質增效將是未來五年的工作重點。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警惕房地產誘發財政與居民負債的雙重金融風險

    12月11日,在“2021-2022中國經濟年會”上,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表示,房地產業規模大、鏈條長、牽涉面廣,在國民經濟中,在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地方財政收入、金融機構貸款總額中都占有相當高的份額,對于經濟金融穩定和風險防范具有重要的系統性影響。

    在多地土地財政依賴程度超100%的背景下,如何理解房地產醞釀風險與財政的關系?

    全聯并購公會信用管理專委會專家安光勇對時代財經分析,房地產市場占整個GDP的25%,加上與房地產相關的市場,共占整個GDP的40%以上,這導致國內經濟很難擺脫房地產的聯系。

    安光勇進一步指出,大多數地方政府過去幾年都是靠土地出讓金這種單一的模式來發展地方經濟,埋下了很大的隱患。而且部分金融市場的資金,通過復雜的渠道,變相地流入房地產市場,導致本應該流入制造業等傳統產業的資金都流向房地產市場。

    康楷數據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楊敬昊也對時代財經表示,信貸市場是否會寬松與健康,最大的不確定性依然是房地產。

    楊敬昊指出,從恒大事件的處置和影響來看,房地產行業確實成為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導火索,確如去年郭樹清的表態,“房地產是現階段我國金融風險方面最大的‘灰犀?!?。

    “但與2015年金融去杠桿時期對影子銀行的金融排險不同,房子是涉及到千家萬戶的民生問題,政府也不得不作出平衡,既不能讓房地產瘋漲,導致泡沫增大,又不能直接戳泡沫,因此12月6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才會提出‘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 ”楊敬昊補充道。

    時代財經發現,關于房地產是最大的“灰犀?!?,不少經濟學家也從居民負債與政府負債兩個層面發出了警惕的聲音。

    今年4月,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在一個公開場合提到,2020年,中國居民的杠桿率超過德國和日本,居民債務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房地產貸款需求增長,而居民消費和短期消費性貸款仍處于負增長區間。他當時表示,日本曾因房價下跌使得房屋貸款的違約率增高,導致經濟20~30年的長期停滯?,F在中國居民杠桿率超過日本,這本身就值得警惕。

    在政府負債層面,李揚提到,結合中國地方財政可支配財力的結構,中國地方政府財政收支不平衡現象是世界罕見的。從財政部公布的2019年各地財政困難系數排名來看,絕大多數省份的50%以上的支出不能由其正常的預算收入予以平衡,少數省市區呈現“低經濟增長和高債務率并存”的現象。

    李揚坦言道,近年來,我國出現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與地方金融風險相互交織的現象,具體表現就是,近90%的地方政府債券是由地方金融機構購買并持有的,這導致了財政政策的貨幣化,以及金融政策的財政化,并使得財政風險和金融風險互溢性增強。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