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B站通過收購方式曲線獲得支付牌照 賣貨主播春天即將到來

    2021-12-09 16:24:27 來源 : 北京商報

    似乎每個互聯網巨頭都有個“支付夢”。視頻平臺嗶哩嗶哩(也稱“B站”)通過收購的方式曲線獲得支付牌照一事引發熱議,在招聘相關工作人員、申請域名過后,B站的支付業務取得實質性進展。B站的主體運營公司——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于11月19日以接近1.18億元的價格,完成了對浙江甬易電子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甬易支付”)65.5%股權的競拍工作。拿下互聯網支付牌照的B站,又將如何進軍下一城?

    獲得支付牌照后

    11月21日,北京商報記者在B站App中注意到,B站App中設置了會員購物板塊,在售商品包括各類動漫游戲周邊、數碼產品以及次元服飾等。同時,在“我的錢包”中,用戶可以通過購買B幣對喜歡的視頻進行點贊打賞。

    北京商報記者實際體驗發現,包括B站App大會員充值在內,用戶可選擇通過B站接入的支付寶、微信以及Apple Pay等多個支付渠道,在B站App內進行充值、付款消費。

    另一方面,相關消息傳出后,“B站獲得支付牌照”這一話題也登上了微博熱搜榜,不少網友也參與討論稱,“馬上開始借錢給你”“B站賣貨主播的春天要來了”“然后開通Bili金融,借錢給你開會員”……

    帶有戲謔性質的發言背后,是關于B站下一階段業務走向的預測與探討。“流量變現”的難題下,視頻平臺們也早已開始了多條腿走路。根據11月17日B站公布的2021財年第三財季財報,B站營業收入為52.07億元,同比增長61.41%。除了廣告、增值服務等王牌業務外,B站電商及其他業務實現凈營業額7.3億元,同比增長78%。在不少分析人士看來,B站電商相關業務成長空間大,也是促使B站考慮布局支付牌照的因素之一。

    作為開展金融業務的必備一環,與錢相關的服務都離不開支付渠道,支付牌照對于大型互聯網機構來說幾乎已成“標配”。在博通分析資深分析師王蓬博看來,除了免于陷入“二清”、做好持牌經營這一基礎價值外,支付還屬于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基石,通過進一步提升平臺服務能力,穩定平臺在整體產業鏈條中的地位。

    王蓬博指出,在滿足現有業務需求后,圍繞支付業務還能產生很大的想象空間,比如金融相關增值類服務,用戶搭載錢包的營銷服務等,為B站開辟新的具備穩定利潤的收入方式。

    易觀高級分析師蘇筱芮則表示,B站布局支付業務優勢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B站的活躍用戶數量大,同時所經營的業務也比較多元化,此前已經嘗試過各類異業營銷手段,為后續“支付+”開展奠定了良好根基;二是B站的用戶黏性相對較好,而且年輕客群相對更多,這為B站后續進一步拓展消費金融業務提供了有利環境。

    雙方還需“過渡期”

    B站并非首家布局支付牌照的機構,其進軍支付領域的“野心”更是在2020年底便有顯露,關于“支付產品經理”“高級/資深支付產品經理”的招聘信息也讓業界對于其獲取支付牌照有了預期。

    不僅如此,在2021年5月,B站關聯公司上?;秒娦畔⒖萍加邢薰具€完成了對“bilibilipay.com”“bilibilipay.cn”等域名的備案審核。

    時隔近一年,B站斥資近1.18億元成為了甬易支付的最大股東,收獲了一張互聯網支付牌照。根據寧波市公共資源交易網披露的交易項成交公告,甬易支付65.5%股權起拍價為11796.55萬元,最終成交價同樣為11796.55萬元。最終買受人為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B站的主體運營機構。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甬易支付本次被拍賣的65.5%股權,來自于余姚中國塑料城集團有限公司、余姚中國塑料城物流有限公司,雙方持股比例分別為9%和56.5%。經股權穿透,兩家機構的實際控制人皆為余姚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此外,甬易支付另有寧波世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等四家股東,持股比例在7.5%-9%。

    央行官網信息顯示,甬易支付持有互聯網支付牌照,業務覆蓋范圍為全國,將在2022年6月26日迎來第二次牌照續展,且在過往經營中存在業務違規被處罰情況。2019年10月,因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務,篡改、隱匿交易信息且情節嚴重等問題,甬易支付被央行寧波市中心支行罰款超過114萬元。

    目前,甬易支付主要提供一些在線支付解決方案的個性化定制、資金第三方支付結算、擔保交易支付、代收代付服務等。比如包括大宗商品交易市場支付結算、大宗商品商城平臺模式支付結算等一些細分領域的行業支付方案。

    對于收購支付牌照后的業務協同發展規劃和新布局、如何協力做好第二次牌照續展工作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也分別向B站、甬易支付進行了采訪,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對方回復。

    而針對B站使用這張支付牌照的現實情況,王蓬博認為,收購支付牌照是B站走出的第一步,雙方在實際需求以及所具備的優勢條件等方面還需要進一步磨合,根據B站業務場景,組建新的運營團隊和技術系統。

    支付行業洗牌不斷

    可以預見的是,在B站完成相應過戶手續、正式啟用甬易支付這張牌照后,用戶在B站購買動漫周邊、賽事門票以及充值打賞等,都可以選擇“bilibilipay”付款。

    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梳理發現,除了B站購買支付牌照外,年內還有多家支付機構出現了股權拍賣、轉讓等情況,或是在年內完成股權變更。其中新的牌照獲得者包括浙江小商品城集團、華為、攜程等機構。

    對于這一情況,蘇筱芮指出,第三方支付行業延續了此前“冰火兩重天”的局面,有實力的收購方為補齊金融生態圈短板加速謀求收購支付牌照,另一方面中小支付機構因費率上升、轉型不及時等原因選擇主動退出戰局,尤其是區域性的預付費牌照。

    “支付牌照的流轉在業內一直較為常見,當前有能力收購支付牌照的機構,基本都能具備有自身實際場景、有流量直達用戶的特點。相反,支付機構的原股東方在業績下滑、競爭力減弱后,選擇將支付牌照出手以實現利益最大化,這也是在央行未開放新牌照申請的前提下,支付行業自我消化、解決需求問題的一大途徑。”王蓬博如是說道。

    王蓬博強調,這也意味著,支付行業的洗牌是持續進行的。盡管是后來者,像B站等有自營場景、流量優勢的機構入場后,仍然可以加速改變支付行業此前粗放式經營模式,推動行業向新的領域實現健康拓展。(岳品瑜 廖蒙)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照片